金满贯书院 > 玄幻小说 > 诡秘:秩序阴影 > 第四百零八章 阿莱西奥的画像


  白玛瑙号上,在“烈焰”达尼兹的“热情邀请”下,克莱恩住进了一等舱312房间,后者“主动”选择让出主卧,自己住进了仆人房。

  之前他从“白鲨”汉密尔顿那里知道,“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对“冰山中将”获得的那把“死神钥匙”有所觊觎,甚至可能藏在众多海盗之中,伺机出手。而艾德雯娜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竟然朝极有可能爆发冲突的罗思德海域驶来。

  所以在见到达尼兹要登上白玛瑙号时,克莱恩并没有产生“冰山中将”会劫掠这艘船的想法,可想到一位赏金3000镑的海盗登船总会带来麻烦,于是就想直接赶他下船。

  但又考虑到达尼兹昨天还在招揽他加入“黄金梦想号”,今天就急匆匆离开,应该是收到了艾德雯娜的命令,急于需要罗思德海域情报的他最终还是决定和3000镑好好交流一下。

  克莱恩随意找了张硬木椅子坐下。他靠着椅背,身体微弓,双手自然交握,对“烈焰”达尼兹道:

  “讲一讲你了解的知名海盗。”

  “这有很多。”达尼兹有些为难地回应。

  他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仿佛仆人。

  克莱恩缓慢地上翘嘴角道:

  “按照悬赏来。”

  说完,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坐。”

  达尼兹松了口气,赶紧坐了下来。他忽然觉得对方还不错,至少愿意给自己一个座位

  ……

  “……这些人虽然不是‘五海之王’的下属,但‘黑皇帝号’停留在罗思德海域,给了这群胆小鬼机会,趁着之前的咖啡收获季大肆掠夺商船货船,等到海军和风暴教会一合作,就立刻被赶出了附近海域……”达尼兹撇了撇嘴,对这些同行颇为不屑。

  克莱恩自然交握的双手握紧了些,他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来切入主题:

  “罗思德海域很乱?”

  “不,以前并不是这样……”

  达尼兹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可能在拜亚姆买下五栋房产。

  这个怪物果然是第一次到海上来,连基本的情报都不了解。

  “虽然每年到香料咖啡收获的时候,劫掠的海盗都会增加,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毕竟那里驻扎着鲁恩的中苏尼亚海军,只有‘五海之王’才不会惧怕他们。”

  达尼兹的语气中透露出几分艳羡,海盗将军与海盗王者相比,还差得远。不过让他选,他还是更喜欢呆在“黄金梦想号”上。

  “皇帝”先生说过,“五海之王”是序列3的“狂乱法师”,是天使之下最强大的非凡者之一,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正面抵抗一支舰队,这样的存在只有和他站在同一层次的强者才能对抗……

  克莱恩突然有些心虚,“普利兹号”铁甲舰队明显是朝着纳斯特去的,如果这位海盗王者不退让的话,那罗思德海域极有可能爆发一场涉及多位半神的战斗,要是浑水摸鱼的时候死于不明AOE岂不成了笑话?

  虽然他没有经历过这个层次的战斗,但在“皇帝”的描述中,山峰垮塌,岛屿沉没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不是罗思德群岛上有‘海王’亚恩·考特曼在,只凭中苏尼亚海军是抵挡不住‘五海之王’的。”达尼兹缩了缩脖子,在大海上生活的人没有人会不畏惧大海的恐怖。

  那也就是说只要呆在罗思德群岛上就不会出现问题……克莱恩略显僵直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看着缩着脖子的达尼兹轻咳一声道:

  “‘五海之王’以往有过这样的举动吗?”

  “以往?没有,至少船长没有说过!”

  那“五海之王”究竟想做什么?袭击铁甲舰队还说得过去,可徘徊在罗思德海域一个多月,他是在等待什么的机会?

  ……

  西维拉斯郡。

  造型复古,布局也与当今时代室内风格迥异的房间内,内穿棕黄色毛衣,外套老旧大衣的莱加特长老看着氤氲着热气的棕褐色液体,长而低垂的眉毛和皱纹纵横的嘴角有着化不去的苦涩和愁苦。

  在他斜对面,塔玛拉家族另一位“混乱猎手”赫里斯托长老面前只放着一杯热水,同样蒸腾着热气,他拿着信纸,浓密的长须垂下,左侧一半被编织成了小辫,奇特的尖顶兜帽笼罩住花白的头发。

  过了良久,他才将信件放到桌上,端起那杯热水喝了一口后,问道:

  “你的意见是什么?”

  “我们还有的选择吗?”莱加特长老低垂的眉毛抖动了一下。

  “是啊,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赫里斯托长老眼皮耷拉下来,前几天莱加特和雅莉希亚慌张地跑到山谷,将罗尔斯几乎正面承认自己身份以及可能组建了某个神秘聚会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就知道塔玛拉家族没有选择了。

  “虽然之前我们都是猜测,可祂究竟是怎么离开那里的?七神之间的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使知识和祂达成合作,也不可能瞒过那位。除非……”

  “除非,和祂达成合作的不止一位。”赫里斯托长老直接说出了莱加特的猜测,他捋着胡须继续补充道,“雅莉希亚给出的资料中有一条,罗尔斯是那位的信徒。没有那位的帮助,想要瞒过其余神灵不太现实。”

  莱加特长老脸上的愁苦之色更重,抿了一口咖啡后道:

  “您认为那个可能存在的神秘聚会,成员会有哪些人?佛尔思·沃尔只是个普通人,唯一的特殊性就是和亚伯拉罕家族有联系,身上还有‘满月’呓语的诅咒。

  如果真的有办法解决那个诅咒的话,那亚伯拉罕家族或许会成为罗尔斯登上王位的助力之一,可从雅莉希亚带来的消息中,并没有提及到,而且千年之前祂完全有机会这么做。”

  “千年之前,那个时候即使有能力又能做什么,祂不可能为我们直面七神,可现在祂和七神中某些存在已经达成了合作。更重要的是,祂摆脱了封印……至于那个可能存在的神秘聚会的其他成员,那就要看罗尔斯需要什么了?”

  赫里斯托长老伸出沟壑交错的手掌,屈起手指数着:

  “无论是‘黑皇帝’还是‘审判者’,都需要的东西是什么,国家,人口,财富,军队和教会的支持。国家是马锡,教会是知识教会,他是鲁恩人,能获得马锡人支持的概率很低,所以他需要亚伯拉罕家族,可其他……”

  说到最后,他摇了摇头,这根本没有办法计算,罗尔斯现在的身份最高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而已,需要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他一出生就是马锡王国的王储或者顺位继承人都要比现在强。

  想到这,他另一只不停抚着胡须的手停了下来,祂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个有马锡王国继承权的鲁恩人?难道祂的目标不是马锡王国吗?

  沉默良久,依旧没有想出原因的赫里斯托长老起身道:

  “召唤罗尔斯的信使,给他答复。”

  “好。”

  几分钟后,莱加特布置好祭台,用灵性点燃蜡烛:

  “我!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遨游于虚妄之中的无形生物,智慧的友善生物,独属于杰弗里·里斯特的信使!”

  烛火瞬间膨胀起来,变为淡白色,一道披着黑色袍子的身影,浮现在塔玛拉家族的两位长老面前,他五官略显古板,身形也有些虚幻,伸手卷起信件的同时用深灰色的眸子看了两人一眼,消失在空气中。

  赫里斯托长老身躯一震,下意识就要伸手阻拦,但伸到一半就停止了动作,僵在了半空中。另一位长老莱加特也眯起眼睛,不敢相信地冲出了房间,十几秒后拿着厚厚一摞羊皮纸返回房间,放在桌上翻找起来。

  “不用找了,你是‘混乱猎手’,你的记忆会欺骗你吗?”赫里斯托长长叹了口气。

  “仲裁人”途径到了序列8“治安官”时,就具备只要见过真人、照片或素描,就能牢牢记住目标样子的能力,还能获得超凡层面上的额外感应,更何况是两位“混乱猎手”呢?

  莱加特动作暂停了一瞬,又继续翻找了起来,很快就拿起了一张散发着古朴气息的羊皮纸,上面画着一位男性,黑发灰眸,五官略显古板,在画像的最下方,是几行单词。

  “阿莱西奥·塔玛拉,家族的第五位眷者,二十八岁时和所有眷者一样,失控而死。”

  这些羊皮纸是塔玛拉家族所有眷者的画像,每一位都在二十岁前晋升序列5,二十五岁前晋升半神,但都活不过三十岁,都会因为魔药突然失控而死。

  阿莱西奥的画像从莱加特长老手中滑落到桌子上,他幽幽地叹道:

  “看来家族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所有的眷者都会被祂带走……”

  突然他眼睛一亮,带着些许期待地自问道:

  “那先祖是不是也……”

  “只是有可能,祂毕竟不是因为魔药失控而陨落的,而且即使是我们有办法吗?”

  “那雅莉希亚?”

  “我们没有选择!只希望祂成为罗尔斯后,具备了人性吧……”

  ……

  贝克兰德,尼根家族别墅。

  菲利普面无表情地坐在单人沙发上,当罗尔斯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客厅时恶狠狠地瞪了过去,那神情恨不得吃了他一样!

  罗尔斯微微一愣,就看到背对着他坐着的两位女性,虽然只看到背影,但能让菲利普乖乖坐在一旁的,肯定有尼根公爵夫人黛拉在,另一位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脚步声,黛拉夫人微微侧身,笑着招手道:

  “罗尔斯,快过来,我还要感谢你让菲利普同意结婚呢!”

  自从尼根公爵遇刺后,罗尔斯往返这间别墅的次数很多,也见过几次黛拉夫人,不说衰老许多,也憔悴得厉害,完全不像今天这样荣光焕发。

  看来菲利普愿意结婚,哪怕是政治联姻也足以让这位公爵夫人暂时忘记伤痛了……罗尔斯目光从旁边那位和黛拉夫人有几分相似的陌生女人脸上扫过,笑着说道:

  “下午好,黛拉夫人。”

  “下午好,罗尔斯,这是我的妹妹,列侬子爵的妻子,诺玛夫人。”黛拉夫人转头对诺玛夫人道,“这是新年刚获封的德瑞安子爵罗尔斯·阿德里安,他是菲利普最信赖的朋友,帮了家族很多忙。”

  罗尔斯眼皮一跳,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对面这位诺玛夫人是心理炼金会的人,她怎么跑来了?

  不过他还是微笑着同对方打起了招呼。

  “好了,菲利普,既然罗尔斯来了,那你们去书房吧。”

  原本对罗尔斯怒目而视的菲利普瞬间恢复正常,猛地站起道:

  “那好。”说完就朝楼梯走去。

  罗尔斯愣了愣,礼貌地朝两位夫人点了点头后,跟随着上了二楼,在楼梯拐角处向客厅一瞥,看到了茶几上的几张照片和密密麻麻的资料。

  一抹苦笑爬上嘴角,他知道为什么菲利普不高兴了,可想到菲利普还有机会选择,但他连选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还好德丽娜公主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支持查理还是哥温顿了。

  见两人上了楼,黛拉夫人又兴致勃勃地和自己的妹妹一起为菲利普挑选起未来的妻子了,虽然是政治联姻,但尼根家族的份量让她们有选择的空间。

  个子高挑,眉毛细长、打扮雍容的诺玛夫人将一张照片拿了起来,随口问道:

  “那位德瑞安子爵很年轻啊?”

  “是啊,我记得他好像才二十三岁……”黛拉夫人看着手里这张罗伯特·戴维斯上将的小女儿,颇为满意地放在了最前面,“不过他比相同年纪的菲利普成熟多了,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接手他父亲的律师事务所了,获得家族的投资后已经成为贝克兰德影响最大的事务所了。”

  “是吗?那以他的年龄应该也没有结婚吧?”

  “当然,我听阿古希德说过,他母亲在他出生时就去世了,父亲在他读书时去世的,只有一个事务所的叔叔帮他,肯定没有人帮他考虑这些。而且,他实在是太年轻了,虽然有子爵爵位,但毕竟是新晋贵族……”黛拉夫人翻开一份资料,摇了摇头。

  “我想,他既然和菲利普关系那么好,不如从尼根家族中选一位合适的姑娘,否则等他结了婚,未必会全心全意地帮菲利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