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其他小说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377章 立于青天下,常怀感恩心
我幽幽的睁开了眼。

睡饱了觉,此刻我感觉头脑从未有过的神思清明。

“娇娇!你终于醒了!”

见我睁开了双眼,萧应龙激动不已,他跑过来一把抱住我。

“……七天了,娇娇,你再不醒,我都想让春喜叔甚至余厅长带我们去天宫找你师祖看看怎么回事了!”

我扭头一看,天啊,妈妈,公公,程叔叔,冷寒星,春喜叔他们全都在!

我伸手摸摸我的肚子,那里平坦如初,梦里我肚脐眼神阙穴那里阴阳二气形成的太极阴阳鱼图案气门并不存在。

我心念一动,用意念呼唤了一遍胖虫子。

“笨蛋!在呢在呢!我刚刚通过轮回之门回到你体内,一路马不停蹄紧赶慢赶,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吗?”

听到胖虫子的话,我终于安心了,我高兴的搂住萧应龙的脖子。

“龙龙,我的胖虫子回来了!它通过轮回之门回来了!它就要成为我们的孩子了!”

胎灵入体,有形有魂,我腹中的这胎儿从今以后就是一条完整的小生命了。

“太好了!龙衣紫河车!我的妈妈有救了!”

我望着周围所有人那欣喜的目光,也由衷的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幸福。

整个孕期我大都是在始祖山上度过,竹院经过我们的改造,现在已经能容纳许多人同住了,公公、妈妈、程叔叔我们都把这里当成了另一个家。

春喜叔也经常会带着半仙儿爷爷来这里,半仙儿爷爷虽然这一世都没有成家,但现在老了有春喜叔和程叔叔他们关心照顾倒也晚年无忧了。

冷寒星倒是不经常留在这里,她从苗寨出来后更喜欢四处闯荡去长见识。

陈迷比我早两个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春喜叔也正式升级成了爷爷,看着他那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每天都乐的合不拢嘴,小日子过的别提多美了。

而我在怀孕期间偶尔无聊了,妈妈也会陪着我下山去大伯母家的饭店里找找龙小鹏和小开心,每次大伯母问懵懵懂懂的小开心我肚子里怀的弟弟还是妹妹时,刚会说话的小开心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弟弟。

“哎呀,三岁以下的小孩子说的话可灵了,我看娇丫头肚子里怀的绝对是个男娃子!”

妈妈每次听了大伯母这话都笑笑。

“男孩女孩都好,只要大人孩子平平安安的就比什么都强!”

其实我知道胖虫子投胎到我腹中化成了男身,这一切在萧应龙的面相上早有显示,半仙儿爷爷和白如霜也早向我透露过这事。

我每次问萧应龙更喜欢儿子还是女儿,他都会将我拥进怀中吻我一下。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在我23岁生日的当天中午午时初,嘟嘟终于瓜熟蒂落,他的生日竟然和我是同一天。

我的仙体将他孕育成了一个非常健康可爱又帅气的小男宝,他的长相除了有些像萧应龙我俩的综合体之外,眉眼间竟还有几分白如霜的影子,而且在我怀孕三个月后,胖虫子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一条本命蛊虫的事了,我腹中的羊水竟像孟婆汤一样洗清了他所有的前世记忆。

他呱呱落地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声啼哭在我耳畔响起时,一声龙吟隐隐回荡在我的耳边。

“哟!这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呢!你们看看他的屁股上方腰窝处,竟然有个形状奇怪的胎记,还是金色的呢!你们看这胎记的形状,像不像一条金龙盘卧在一朵莲花上?”

产房中的医生接生出嘟嘟后都忍不住连连称赞。

我特意找替我接生的医生要来了我娩出的胎盘。

龙衣紫河车,这东西可有大用,能帮寒星妹妹顺利帮林夕阿姨的残魂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我的公公萧正兴早早就替我腹中的孩子起了好多好多名字,最后我们大家一致选定了大名叫萧靖恩,小名就叫嘟嘟。

立青靖,因心恩。

立于青天下,常怀感恩心。

嘟嘟在我腹中吃了不少蟠桃桃元,虽然和我一样是中元鬼节出生,身上却自带着一股天上谪仙才会有的三清之气,再加上那身龙骨龙筋,自是五行齐全,自身的八字及阳火都极强,浑身上下自带一股龙威,一般的阴邪之物根本不敢近他身。

寒星妹妹将那龙衣紫河车晒干后研磨成粉,混合着蛇河的轮回水装进了师父给她的小玉瓶中,程叔叔亲自守着那小玉瓶,对着那小玉瓶整整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终于又将林夕阿姨的魂魄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他们一家三口初次团聚时,两人一魂忍不住相拥而泣。

那场景,感人至深。

陈道灵和曾重明,苏丹丹和黄天望也都在武当药王谷同时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道家集体婚礼,数对新人同时成婚,萧应龙我俩,龙大成和陈迷,我们同去药王谷,有幸亲眼目睹了那种奇特而又庄重的婚礼。

清微道长作为他们的主婚人念出那道家婚约时,那庄重的誓词也震荡了我的心。

“一纸婚书,上表天庭,下鸣地府,当上奏九霄,诸天祖师见证。

若负佳人,便是欺天,欺天之罪,身死道消。

佳人负卿,那便是有意三界除名,永无轮回。”

听着这道家婚书,我脑海中竟隐隐浮现出当初程叔叔和林夕阿姨在我师父面前结婚宣誓时的一幕一幕来。

尽管他俩当初连结婚证都没领那又如何,此生他们用至死不渝的情义验证了彼此的真心。

龙小鹏一心想踏道修行,那孩子也颇有天赋,我便经常在闲暇之余教他一些简单的修行之法,一如当初我小的时候程叔叔教导我那般。

“小姑姑,我也想学中医!我还记得我小时候你用针灸替我治病的情景呢!等小鹏长大了,也要像小姑姑一样,既能铲奸除恶,又能治病救人!”

我笑着拍拍龙小鹏的头。

“加油!小鹏,小姑姑看好你!”

……

三年过去后,小开心、嘟嘟以及龙大成家的孩子也能满大街跑着玩耍了,因为始祖山风景区的原因,现在的老龙村早已不复当年的贫困,所有人的日子都越过越好了。

半仙儿爷爷已然近90岁的高龄了,可有时天气好时他依然会选择在村中河边那棵大柳树下支起他的算命摊子,以小开心为首的一群孩子又会都蹲在半仙儿爷爷身边缠着他让他讲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听。

程叔叔春喜叔我们便笑眯眯的各自搬个小板凳围坐在半仙儿爷爷的摊子前看着那一老几少。

“从前啊,咱们老龙村有个祠堂,那祠堂里供奉着一尊肉身菩萨……”

微风轻轻吹过,那群孩子听半仙儿爷爷讲故事听的入了迷,春喜叔和程叔叔都面带微笑翘着二郎腿双手扶膝,我扭头看看老龙村后面的始祖山,神思也不由得飘到了很远很远。

午饭时间到了时,大伯母呼唤小开心的声音又响彻了村中街道。

小开心嘻嘻哈哈的答应着大伯母然后再一蹦一跳的向远处的大伯母跑去。

一群小孩子各自找着各自的家人做鸟兽散。

半仙儿爷爷慢慢站起身子,看着那群孩子,竟微笑着念出了一首诗,白居易的《自嘲》。

“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卧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道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欲游山河十万里,伴吾共蹉跎。酒杯空,灯花落,夜无眠,独高歌。阅遍天下人无数,知音有几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