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一章 渡劫多挨一道雷(新书求收藏)
  大明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正月,明成祖朱棣正式颁诏迁都北平,改名为北京。

  那一日大雪纷飞,北方一片白茫。

  同一时刻的华山之巅,此时却是电闪雷鸣,天雷威压惊得整个山脉兽奔鸟飞。

  “众爱徒听令!结阵!”

  青山门门主秦不浪一声低喝,长剑向天,纵身一跃便到了云端之上。

  秦不浪一身修为滔天,年仅二十六岁就坐上了青山门一派门主。

  今日是他渡劫飞升之日,劫难雷罚已经扛过了第八道,眼看天色更加灰暗,这第九道雷劫让他也没有信心安然度过。

  乌云之中电龙隐现,最后一道天雷终于凝结而成,犹如水缸粗细的天雷朝着秦不浪劈了下来。

  “师父!你就安心的去吧,青山门交给我就行了!”

  化劫大阵中,担当阵眼的秦不浪大徒弟捋了捋一脸的花白胡子,呲牙笑着说了一句,心道老夫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去你奶奶那个腿!敢有一点差池,我把你排到六岁小徒弟的后边,做一个人人喊叫的老师弟!”

  秦不浪对自己这个大徒弟一向无语,入门六十年光景,到现在才修到金丹境界。

  咔!

  电光火石之间,天雷首先击中了秦不浪高举的灵宝天剑,只见器灵一声惨叫,整把剑应声而碎。

  “起阵!”

  秦不浪快速催动全身灵力,向着天雷一掌拍去,口中大喝了一声。

  地面上几十个人组成的化劫大阵亮起一道霞光,眨眼间就扛住了天雷。

  经过长达一个时辰的僵持,天雷终于能量耗尽消失不见。

  秦不浪全身虚脱灵力枯竭,迅速回到了地面。

  “为师将成为青山门第一个飞升成功的仙人!”

  秦不浪眼含热泪,转头看向青山门高耸的大殿。

  二十一年了,他付出了比普通修士多百倍千倍的努力,今天终于。。。

  咔!滋啦一声!

  一道若不经风的小电蛇击中秦不浪,毫无防备之下,他化为了灰烬。。。

  青山门一众人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秦不浪化为灰烬。

  一阵寒风吹过,灰烬彻底消散在了人间。

  “对了!师父还有一缕残魂留在玉净瓶中!”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所有人呼啦一下全跑向了山门。

  “这里!”

  “小心!”

  啪!

  一个白色瓷瓶在众人的争抢下,啪叽一声摔碎在地上。

  “一群孽徒!你们是多恨我不死啊!”

  破碎的小瓷瓶上冒起一阵黑烟,秦不浪的虚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秦不浪的话刚说完,一个无形的空间漩涡出现在他身后,巨大的吸力瞬间把他吸了进去。

  过了许久,又好似瞬间。

  秦不浪被空间漩涡重新吐了出来,发现周围的景色却已经大变样。

  绿幽幽的空间,不时几声凄厉惨叫,偶尔还会有黑影闪过。

  这片空间怎么看,都显得如此阴森诡异。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一声嘶吼在秦不浪背后响起,吓得他残魂体魄一阵忽明忽暗的闪动。

  “把我拘过来,还问我姓命干啥?”

  秦不浪好歹也是修真界一门之主,那声嘶吼一传来,再加上周身无尽的阴气,他就猜出来自己是到了幽冥地府了。

  “狂妄的阴魂!牛头马面!大刑伺候!”

  案桌之后,十殿阎君的阎罗王瞪着俩铜铃般的眼珠子,一声呵斥叫来了左右的牛头马面。

  修真之人不惧幽冥,幽冥地府不犯修真。

  这是双方心照不宣的默契,可是此刻的阎罗却让秦不浪很纳闷。

  牛头马面看似凶恶,实际上两个家伙踏着小碎步,跟秦不浪三五米的距离,硬是走了不下三分钟。

  这处处的诡异让秦不浪很是纳闷,正要开口说话,身后空间一阵波动,一个声音犹如惊雷的汉子走了过来:“阎王啊!这是我兄弟,给个面子!”

  阎罗和牛头马面见到来人,都是面色一松,好似有什么重担终于放下了一样。

  秦不浪偏头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粗犷汉子,光头大脑门,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巴掌宽护心毛,于是试探的说道:“咱俩认识吗?”

  粗犷汉子两眼珠子一晃悠,面色尴尬的说道:“咋不认识呢!你渡劫时,那天雷就是我放的!”

  “王八羔子,你就是雷神?你可把我害苦了,明明我度过了天劫,偏偏最后最后又来了一条小雷,坑爹啊!”

  秦不浪也不顾面前人的雷公身份,破罐子破摔的往地上一蹲,大倒起苦水和委屈,桌案后的阎罗听的眼皮都跳了跳,面色尴尬的仰头看向了屋顶。

  雷公轻咳了一声,拍着秦不浪的肩膀说道:“那啥。。兄弟这不是昨晚上多喝了两口,一不小心多打了一道雷,兄弟放心!雷哥一定会补偿你的!”

  一口气说完的雷公朝阎罗眨了眨眼,随即再次面向阎罗说道:“老表啊!快看看你这有没有空缺,给我兄弟安排个高大上的职位,最好能够跟钟馗平起平坐的职务!”

  “这个嘛。。。有是有,就是不知不浪兄弟愿意不愿意!”

  阎罗跟雷公一唱一和,把秦不浪哄得一愣一愣的。

  “你先说,让我兄弟自己选!”

  雷公拍的胸脯啪啪响,一副忠肝义胆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模样。

  阎罗想都没想,就像事先演练好的一样开口说道:“阳间人皇朱棣把京都迁到了北平,也就是北京,因此北京还缺一个掌管天下阳间事物的都城隍,不知不浪兄弟意向如何?”

  雷公这时不着痕迹的朝阎罗伸出大拇指,没给秦不浪再说话的机会,咋咋呼呼的揽着他的肩膀就消失在了幽冥地府。

  大明新都紫禁城外,皇家狩猎场中,一座破败的小庙被大雪淹没了一半,隐约可以看到上书三个大字“城隍庙”!

  庙门口空间出现一阵涟漪,雷公光着膀子揽着秦不浪出现在这里。

  “兄弟!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事也给你安排明白了,你可不能烧灵符去天界打哥哥我小报告!”

  雷公走到庙前,直接运转法力,顿时电光雷鸣布满了破烂的城隍庙上空,刹那间庙周围的积雪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那啥!雷哥天上还有个酒局,过几天再下来看你!”

  雷公眼见秦不浪要发作,赶紧头也不回的打了声招呼,眨眼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天天都是整得啥事啊!我明明渡劫飞升,马上要做仙人了,现在竟然沦落到一个阴神的下场!”

  秦不浪朝着雷公消失的地方吐了一口唾沫,恼怒的猛砸了一下庙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