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二章 光杆司令都城隍(新书求收藏)
  秦不浪本以为自己敲一下倒了半扇的破门,会有几个手下跑过来磕头跪拜,哪知道端着架子等了半晌,竟然连个小鬼都没有露头。

  懊恼的秦不浪再次咒骂了雷公一顿,迈步走进荒芜破败的城隍庙。

  进入庙门,首先是一个破损的泥胎像,腐朽的供桌上摆着一个陶瓷香炉,一旁丢着两个干瘪的苹果核。

  右手边有一个低矮的小门,穿过小门是一个两丈见方的篱笆院,篱笆院里两间茅草屋,应该是以前的庙祝搭建。

  秦不浪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推门进入了茅草屋,顿时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呛得他赶紧又退到了篱笆院里。

  索性他盘膝直接坐在了雪窝里,思考起了往后的日子。

  明明一个即将飞升的仙人,却因为醉酒的雷公多打了一道雷劫,落得个如今这般下场。

  秦不浪现在属于阴魂状态,还是那种三魂七魄不全的那种,以前的滔天修为全部化为泡影。

  其实秦不浪也想直接回门派,命徒弟烧灵符上告天庭,可他犹豫的是青山门毕竟只是修真界的门派。

  万一仙界偏向雷公,那以后等雷公缓过劲,还不是几个雷就灭了青山门。

  再一个他对阎王给的这个职位心动了,都城隍那可是一国城隍之首,管辖天下阳间所属阴间事物。

  这种山高路远的土皇帝做起来肯定比天庭里轻松惬意,他可没少听其他门派的老怪物说天庭的事。

  什么一入仙界深如海!

  宁做人皇不当神仙!

  神仙不可娶妻生子!

  。。。

  总之各种不好的传闻,真是让这步田地的秦不浪犹豫了。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衣服破。。。”

  正在皱眉沉思的秦不浪突然听到一阵破锣嗓子乱吼,抬头看去就见一个穿着破烂,手里捧着一个大酒葫芦的老头,跌跌撞撞的穿过庙门,走进了篱笆院。

  “老夫看来命也不是太坏,起码找到茅屋避寒!”

  醉蒙子老头一边打着酒嗝,一边穿过秦不浪的身体走进了茅屋。

  秦不浪眼一翻,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放,正好老头不请自来,于是跟着老头的脚步也走了进去,准备好好的跟老头一个教训。

  就当秦不浪伸手利用阴风吹动高处的陶罐砸老头一下时,那老头竟突然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双浑浊的眼珠子看向了愣在原地的秦不浪。

  老头一动不动的盯着秦不浪,秦不浪站在原地看着老头,双方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呔!小。。鬼莫要猖狂,老夫。。老夫念你是刚成的鬼,才故意饶你一波,还不速速离去!”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哆哆嗦嗦的虚张声势道。

  秦不浪嘴一撇,心道以为真遇到民间茅山术士,原来是个连入门道人都算不上的老家伙,于是两眼一瞪撒气道:“站起来!本神面前也敢放肆!”

  老头紧紧地抱着酒葫芦,竟然想也不想的老实站了起来。

  让秦不浪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还以为老头要再装一装。

  经过秦不浪的训问,老头一五一十的交了老底。

  老头名叫张老二,是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光棍,年轻时有幸遇见一个茅山道士,于是就死乞白赖的学了两招,后来就以此为生,到处骗吃骗喝倒也过得自在。

  其实刚进院子,张老二就发现了秦不浪,当时他谨记当初茅山道士的那句话“遇鬼不能慌”,于是硬着头皮走进了茅草屋里。

  秦不浪本想把这老骗子赶出去,可转念一想庙里正缺一个庙祝,于是连吓带哄的总算留住了这个张老二。

  不过当张老二知道秦不浪是城隍爷时,别提多兴奋了,拍着胸脯保证说以做城隍庙祝为荣。

  不过秦不浪并没有让这老头闲着,一脚阴风踹出庙外,让他去京城街上干老本行,诓骗百姓前来烧香祭拜去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准备大干一场,把庙里庙外收拾一下。

  “吆喝!一间破庙竟然还有鬼愿意打扫,真是蠢之又蠢也!”

  “何必兄所言甚是!”

  听到既市井无赖又有点文绉绉的对话,秦不浪扭头向庙外看去,原来是俩书生气又有点痞子味的小鬼,一个后背凸起,一个前胸突出,他当即差点笑出声音。

  “侯集兄,这个粗鄙之人好似在嘲笑你我!”

  “何必兄所言甚是!”

  “粗鄙?两粗犷玩意儿哪只眼睛看到老子粗了!”

  “呀呀呀!侯集兄,呜呼哀哉!揍他丫一顿!”

  “何必兄所言甚是!”

  秦不浪看着这俩极品,本想出去怼他们一顿,刚抬起一只脚就又收了回来,心里暗道自己可没有修为了,还是个残魂,万一真被揍得魂飞魄散,那可就太不值了,于是挑衅道:“有本事进来啊!”

  何必侯集两人也不是完全傻,眼瞅着破庙之上的“城隍庙”三个字冒着金光,他们还没傻到顶着浩然正气进去挨打。

  “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你有本事出来啊!”

  “何必兄所言甚是!”

  “切!你俩有种进来啊!”

  “你出来啊!”

  “何必兄所言甚是!”

  “你俩进来啊!”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连周围看热闹的几只傻狍子都头也不回的离开而去。

  秦不浪自觉怼不过他俩,于是搬出自己城隍神的身份。

  只见秦不浪额头眉心黑光迸发,一枚大印从黑光里显现出来。

  何必侯集两个小鬼见到这枚大印,顿时跪了下来,大印散发的威严气息压的他俩身影忽明忽暗。

  “正好本神缺小弟,免为其难收了你俩吧!”

  秦不浪手持大印,用之前对付张老二的方法,各自在何必侯集两人额头盖了一下,算是地府有了两鬼在职的信息。

  “随我进庙!有了大印庇护,城隍庙的浩然正气伤不了你俩。”

  有了秦不浪的话,何必侯集才敢亦步亦趋的试探着进了破庙。

  “你俩以后就是咱城隍庙里的阴差,地府有记载功德哦!”

  听到秦不浪的话,两鬼扑腾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拜谢。

  “城隍爷!我俩兄弟本是进京赶考的秀才,途中遇到山匪,被逼无奈入了伙,就在前些日子两帮山匪火拼时,我俩被乱刀分了尸,本以为罪恶大极不敢入冥府,不曾想阳间没有入仕,死了变成鬼却成了阴差,太感谢城隍爷知遇之恩呐!”

  何必匍匐在地,撅着屁股对秦不浪感恩戴德的说了一通。

  “何必兄所言甚是!”

  侯集涨红了脸,显然也是激动万分。

  “行了!咱这里虽然破旧,但却是大明京师的都城隍庙,因此你们可不是一般的阴差,相当。。。相当于这紫禁城里的大内总管啊!”

  秦不浪挠了挠头,环视了一圈周围破败的景象,于是豪言壮语的给两鬼画了个饼。

  何必侯集猛的一捂裤裆,面色尴尬的点了点头。

  傍晚时分,阴沉沉的天终于放晴。

  夕阳西下,映照的积雪透亮夺目,给人一种误入仙境的错觉。

  “城隍爷!大喜事!”

  张老二抱着酒葫芦,刚一跑进庙门就张口大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