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五章 蛇精又龙
  “这小娘皮竟然把我捆了!”

  秦不浪像一只大青虫。。黄色毛毛虫一样不停朝小马驹木偶移动,不时还抬头看看断崖的崖顶,心道好悬一场刺激,幸亏崖底有个深水潭,不然这副新铸的肉身要浪费了。

  费了好大劲,秦不浪终于爬到了小马驹木偶旁,却始终没发现那个张若兰在哪里。

  秦不浪做城隍也不是随便就做的,地府把他记录在案之后,大量信息就传到了他的脑海中。

  比如大明天下各地城隍土地在职情况,以及京都所有的百姓姓名生平简历,他的脑子里全都有。

  因此他一听到张若兰的名字,大脑里立马就出现了对方的一切信息。

  三岁救下一只灰毛兔。。。

  六岁习武之后,路见不平打了几个街霸一顿。。。

  。。。。。。

  十九岁春心尚未萌动。。。

  秦不浪一口气看完了张若兰生平,很想问问她是如何六岁揍流氓的。

  “走起!”

  小马驹木偶瞬间变大,驮着秦不浪朝着山谷跑去。

  “管她呢!或许她已经走了!”

  “万一。。。”

  “她怎么样关我啥事,我只要保护好她爹张辅就行!”

  。。。

  马匹还没走出一里地,秦不浪已经在心里纠结了上百次。

  “唉!老子欠你的!”

  秦不浪调转马头,重新向着崖底深潭行去。

  “咬断绳子会不会?”

  翻身从马上摔下来,秦不浪滚到马脖子下,朝小马驹木偶问了一句。

  令人惊奇的是,小马驹木偶变化的高头大马竟像开了灵智一般,低头几下咬开了秦不浪身上的绳子。

  “太棒了!以后就叫你赤兔马了。。不够霸气,叫吕布?关羽?有了!就叫你吕羽!”

  秦不浪一晃脑袋,得意的把“吕羽”变成木偶挂在腰上,四处搜寻起了张若兰。

  眼看天色渐暗,他把四处搜寻了好几圈,愣是没有发现一点踪迹。

  “呃。。。”

  秦不浪有些傻眼的看向深潭,心道这妮子不会是跌进潭里淹死了吧!

  再三犹豫了好一会儿,秦不浪最终选择跳进去找一找。

  其实这潭水跟温泉一样热,不然他还真不一定会下去,这也是为什么他掉下来在潭水里泡着没有觉得冷。

  扑通一声,秦不浪一头扎进深水潭,就在他憋气快到极限时,忽然感觉再往下有一个模糊多少身影,于是强撑着又下沉了一点。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他只要下沉一段距离,那个模糊身影就会也不远不近的下去一点。

  “操!”

  秦不浪在心里大骂一句,作势就要往上升起。

  就在这时那模糊身影突然向上窜起,一把拽住秦不浪的双脚腕,迅速朝更深的地方潜去。

  秦不浪顿时感觉胸闷头晕,这个时候他怀念起了没有肉身前的残魂状态,如今有了肉身在这个状况下,反倒是成了累赘。

  过了不知多久,当秦不浪刚要缺氧昏迷时,突然发现自己能够呼吸了,不由朝周围看去。

  只见黑影抓着他直接走进一座还算有点大的宫殿。

  宫殿建筑材料黝黑,秦不浪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是啥。

  “老子是城隍!”

  秦不浪被黑影扔在地上,这才看清楚黑影是个什么东西。

  人脑袋上两只犄角,手指奇长,腰部以下是鳞片蛇身,这典型的就是一只化了蛟的蛇精。

  “城隍?就算地府黑白无常前来,也拿我没辙!”

  蛇精转身坐进石椅,嗤之以鼻的傲慢道。

  秦不浪其实还想试试自己青山门门主的身份,可是一身灵力修为全无,肉身被雷公所毁,先天绝品灵根也随之消失,任谁看他也不像修真界之人。

  “你来看这是什么!”

  秦不浪把腰间的木偶拿出,伸手递向蛇精。

  蛇精双眉一凝,心道刚刚就感到一股若隐若现的强大气息,看来便是这木偶相关,不由仔细看去,顿时大惊失色道:“敢问阁下与雷神爷爷什么关系?”

  秦不浪见到蛇精这个表情,立即松了口气,看来雷哥的脸不小,连这山沟子里的蛇精都害怕。

  “咳!雷哥是我的结拜弟兄,我这掌管大明阴间事物的都城隍,便是雷哥安排的!”

  秦不浪眼睛微眯,开启了半真半假的忽悠模式。

  蛇精一个闪现来到秦不浪面前,双手一作揖,正色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本是山野间的一条小蛇,偶然得了机缘渡劫化蛟,主持雷劫的雷神爷爷念我修行不易,因此手下留情放我一马,还给小的赐下名号“又龙”,从此小的便以又龙自居!”

  “又龙?雷哥跟我聊过你,说你是个可造之材,让你跟着我混呢!”

  秦不浪故作高深的垫脚拍了拍蛇精又龙,连蒙带哄的说了一句。

  蛇精又龙顿时激动起来,心里盘算了一下,面前的城隍跟雷神爷爷结拜兄弟,自己若是跟着城隍混,岂不是就相当于跟着雷神爷爷混一样,当即一口应了下来。

  “呃。。那好吧!”

  秦不浪本意只是想证明自己跟雷公特别熟,不曾想竟收了一个这么强的小弟,目测又龙的实力不比以前的自己差。

  又龙见到秦不浪答应下来,急忙禀报道:“跟您走之前,我还要去京城刘员外家一趟,前些日子我逛街遇到刘小姐,一见钟情深深不能自拔!”

  秦不浪看着一脸陶醉的又龙道:“刘员外那女儿是你干的?”

  “是小的情不自禁把她迷了心智,然后与她夜夜梦中相会!”

  又龙面色尴尬一笑,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对了,那个白甲女子你藏哪了?”

  秦不浪正要走,忽然想起张若兰,于是开口问了一下。

  “在后殿,我知她是英国公女儿,没敢怎样!”

  又龙引着秦不浪走进了后殿,果然看到张若兰两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石床上。

  夜幕下,三人一马行走在山间小道,马背上驮着的是昏迷的张若兰,领路的是已经化成人形的蛇精又龙,居中而行的则是一身虎毛的秦不浪。

  一行很快来到刘员外家门前,街道上由于宵禁,并没有什么行人,显得极为安静。

  砰砰砰!又龙上前砸了三下门。

  “谁啊?大晚上还乱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