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七章 城隍入赘凡人家(新书求书架)
  “刘员外把庙修好以后,每逢初一十五组织起规模庞大的庙会,这个没问题吧?”

  秦不浪抠了抠手指,低头看向匍匐在地的刘员外。

  “没。。没问题!”

  刘员外脑子里也在心思电转,把这些全部融汇在一起,一个赚大钱的方式被他想了出来,当即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

  把这些谈好之后,秦不浪带着张老二和又龙离开了刘员外家,当然还有昏迷的张若兰。

  至于又龙和刘翠花的事情,刘员外已经应允,秦不浪打算新庙建成就给又龙刘翠花把婚事办了。

  秦不浪只要看到又龙那张帅脸,就会有一股危机感,如今一身虎毛,他更加感觉有又龙单身一天,自己就一天找不着对象。

  又龙多少年的蛇精了,如今更是半只脚踏进蛟龙境界,怎么可能看不出秦不浪的心思,于是快走几步赶上秦不浪说道:“我有一法,可解浪爷的毛发之苦!”

  “那就快点!我等不及了!”

  秦不浪一听顿时激动起来,他本不介意形象问题,毕竟在修真界各类奇形怪状的人都有。

  可如今在凡间待的越久,越感觉形象无比重要,因此也动了这个心思。

  只见又龙从腰间储物袋取出一枚白色珠子说道:“这是易容珠,我以前就是用它化形为人身的,不过我现在已经可以随意化形,用不着这颗易容珠了!”

  秦不浪急忙拿过珠子,按照又龙教的方法,先是滴了一滴精血在上面,待到精血浸入珠子,心中开始想着变成没毛的人。

  “浪爷你眉毛头发呢?”

  张老二被这一幕吓了一跳,急忙上前询问道。

  秦不浪赶紧用手摸了一把,顿时懊恼的重新在心里想道:变成一个有眉毛,长发飘飘的样子!

  砰!

  一阵烟雾过后,秦不浪化身成为一个一头银发飘荡,剑眉星目的青年人,只是没了毛发遮挡,一身光光暴露无遗。

  秦不浪接过又龙递过来的衣服穿上,这才避免了尴尬处境。

  几人一路前行,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很快就到了城隍破庙。

  秦不浪自从重铸了肉身,虽然用的是虎躯,但同样会跟凡人一样,有饥饿睡眠口渴。

  “一切看淡!睡觉!”

  秦不浪扑通一下躺倒在床板上,三个呼吸就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愁云惨淡。

  京城张辅的御赐大院,张家人奔波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到张若兰的下落。

  张辅早朝都告了假,专门在家坐镇,希望可以快一点找到自己的女儿。

  “老爷!门口有一人把小姐送了回来!”

  一个仆人火急火燎的奔进大厅,喘着粗气向张辅禀报道。

  “人呢!”

  张辅早就着急上火了,一听仆人的话立即快步走了出去。

  大门口一个银发青年牵着一匹枣红色骏马,马背上坐着一个呆若木鸡的白甲女子。

  张辅急忙迎了上去,一把拉下了自己的女儿张若兰,心疼无比的左看右看。

  “不知小兄弟姓甚名谁?”

  张辅查看完张若兰并无大碍,于是扭头感激的看向银发飘飘的秦不浪。

  秦不浪不露痕迹的打了个响指,张若兰这才幽幽转醒,这才开口道:“我叫秦不浪,昨晚在山谷之中见到昏迷不醒的这位姑娘,由于天色已晚,我就留她在我屋里住了一晚上,今日一早便一路打听送她归来!”

  “粗鄙龌龊之人,我杀了你!”

  没等张辅在心里反复嚼秦不浪的话,张若兰这时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去跟秦不浪拼命。

  “住手!怎可如此对待救命恩人!”

  张辅久经沙场,身手自然不弱,一把抓住张若兰的胳膊,出言训斥道。

  秦不浪呲牙笑了笑,脑子里又回想起了早上来的时候,那一亲芳泽的舒坦。

  本来秦不浪打算让又龙来送的,可是张老二一大早就拉着又龙去了刘员外家,说是催促着工地赶紧建成,就不用挤在破庙里了。

  剩下何必侯集两个小鬼自然办不了事,只能秦不浪自己来送。

  秦不浪很懒,有马不骑才傻瓜,于是把张若兰挂在马上,自己也骑了上去。

  好巧不巧的张若兰醒过来,顺手摁着马背做起来,与秦不浪相对而坐,马蹄子一阵颠簸,两人迷迷糊糊就亲在了一起。

  秦不浪可是二十五六岁的老童子,憋了这么多年,猛一下感受到浑身酥麻的快感,竟然作死的双臂环住张若兰,一口气亲了好一会儿。

  等张若兰完全醒过来,一掌把秦不浪拍下马,紧跟着也跳下去就是一顿胖揍。

  万般无奈下,秦不浪用出城隍令定住张若兰,才安安稳稳的把她送到张府门前。

  脑回路有点尴尬的张辅刚反应过来秦不浪的话,张嘴正要问他是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晚,大街上一队锦衣卫快马而来。

  “圣旨到!”

  锦衣卫指挥使关宁云高举圣旨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来到张辅面前。

  “末将接旨!”

  张辅带着一众家眷席地而跪,剩下秦不浪杵在原地莫名有些尴尬,于是朝关宁云呲牙笑了笑,迈着小碎步退到了“吕羽”屁股后蹲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张辅为朕大明操心劳力,其女张氏年芳十九,朕之最爱皇孙朱瞻基年满二十一,两人可谓天作之和,特赐御婚,钦此!”

  关宁云咬着牙把圣旨念完,心里早已嫉妒的冒泡。

  “末将谢恩领旨!”

  张辅三跪九叩完毕,起身把圣旨接下。

  关宁云与张辅不和,两人只是简单寒暄几句,关宁云便带着人火急火燎的赶回了皇宫复命。

  张府大门口,英国公张辅潜退家眷仆人,定定的看着手里的圣旨心绪不宁。

  “爹!女儿不嫁朱瞻基!”

  张若兰也顾不上一旁的秦不浪,走到张辅身边撒起了娇。

  张辅长叹口气,见四下无人,目光坚定的看着张若兰和秦不浪道:“你二人昨晚是否共处一室?”

  张若兰晚上一直昏迷哪里记得,不过那个长吻倒是记忆深刻,现在还有点面色发烫。

  当张辅的这句话问出口,秦不浪感到了一丝不妙,不过他作为二十六年的老童子,是真的有点喜欢上了张若兰。

  可这又如何,秦不浪心里快速想道,百年之后张辅飞升仙界继续做他的武曲星君,自己则是有地府神格加持,活个几百年不是问题。

  若是雷公说话算数,自己也将飞升仙界,届时张若兰一天天失去青春,成为一个老妪,而他秦不浪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这样对张若兰太不公平。

  “小子发什么愣!问你呢?”

  张辅等了片刻见秦不浪不搭话,随即开口催了一句。

  “是!”秦不浪对于自己的这个回答感到懵逼,感受到一旁张若兰杀人的目光,他有些如芒刺背的感觉。

  “那好!今日起秦不浪便入赘我张家!”张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怼了一句。

  “什么?”

  “什么!”

  秦不浪和张若兰同时惊呼出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