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八章 欺君之罪(新书求收藏)
  “女儿刚到家未有片刻光景,皇上怎就派来了圣旨?”

  “现在锦衣卫和东厂的眼线遍布天下,恐怕是你俩一进京城就被发现了,朝堂混乱不堪,为父一直如履薄冰保持中立,你绝不能嫁于皇室!”

  大厅之中,秦不浪站在一旁,看着这俩父女交谈,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赘婿!这个带有贬义的词,让秦不浪这个在修真界长大的都受不了。

  “咳。。那啥。。我打断一下,为什么偏偏要做下贱赘婿?”

  秦不浪伸手打断了张若兰父女的交谈,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张家父女俩非常默契的看向秦不浪,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做赘婿,难道还真要嫁给你啊!”

  。。。

  秦不浪尴尬又不失优雅的笑了两声,心中却有点暴躁的想道,老子要不是受雷公所托,你张家被灭门我都懒得管。

  “若兰你待在家里,我去皇宫禀明圣上,求他收回圣旨!”

  张辅拍了拍张若兰的肩膀,转身拉着秦不浪走了出去。

  “你拉我干啥?”秦不浪一脸懵逼的问道。

  张辅混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说道:“我女儿要嫁也要嫁给有胆有识之人,看你的表现喽!”

  卧槽!秦不浪被张辅拉着很快出了张府,转眼就到了皇宫之外。

  皇帝老儿万一恼羞成怒把我咔嚓砍了,老子就变成厉鬼天天去偷看你女儿洗澡!秦不浪跟在张辅身后,满脑子都是最坏打算。

  “呦!英国公不是一早就告了假,怎么这个时辰又来了?”

  东厂厂公黄兴迎面走来,一脸的阴笑道。

  “老杂碎!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没等张辅开口,秦不浪在后面嘟囔了一句。

  这话顿时把黄兴惹怒,自从坐上了东厂厂公,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他哪里受过这般言语。

  “给咱家掌嘴!”

  黄兴一指张辅身后的秦不浪,几个东厂带刀侍卫就扑上去要动手。

  “谁敢!”

  张辅这时把秦不浪护在身后,拧眉看向那几个侍卫。

  侍卫们虽然听从黄兴的命令,可他们并不傻,面前的张辅可是跟着皇上大小打过十数余仗,地位超高的存在,因此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起来。

  秦不浪此时倒是被张辅的举动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心中对雷公的嘱托更加坚定不少。

  “英国公管教下人不严,竟然皇宫里口出污言碎语,这件事不算完!”

  黄兴气的牙根直痒痒,要不是张辅在这里,他估计早就动手把秦不浪大卸八块了。

  张辅性格耿直,猛一下被黄兴把话堵死,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是说你了?”

  秦不浪从张辅身后伸出头,朝黄兴怼了一句。

  黄兴听到秦不浪的狡辩不怒反笑,心道果然是黄口小儿,随即眯眼说道:“你又哪只耳朵听到咱家说你说咱家了?我说的是在皇宫大放厥词污言秽语!”

  。。。

  秦不浪也被怼的哑口无言,暗道姜还是老的辣,自己一个堂堂青山门门主、大明都城隍,竟然被一个俗世的老阉狗呛得无话可说。

  “哼!咱家要治这小子的罪,英国公还有何话说?”黄兴志得意满的晃了晃脑袋,脸上重新浮现起一抹阴笑。

  张辅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让自己上阵杀敌,就算万人围困怡然不惧,可这口舌之争却是落了下乘。

  “敢问老阉。。。老公公你所属何职位?”秦不浪见讨不着好,于是转向其它话题,希望借此找到突破口。

  黄兴一听这个问题顿时傲气起来,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大声道:“咱家受万岁爷爷御赐东厂厂公之职,监查百官密探天下皆为咱家东厂职责!”

  “那小老百姓说啥话,好像不归你管吧!”秦不浪抓住这个点,赶忙扯了起来。

  “这。。。”黄兴面色一沉,一时间也语塞了起来。

  张辅眼见稍有一丝转机,急忙拉着秦不浪走进了侧门。

  “小子你记好,咱家早晚会揪到你的小辫子!”

  黄兴咬牙切齿的跺了跺脚,跳着对秦不浪威胁了一句。

  皇城宫城大门小门回廊台阶,一路走来秦不浪是真的迷路了,旁边一个小太监一路唠叨着各种各样的规矩,更是把秦不浪整得云山雾罩。

  “万岁爷爷现在还在右顺门便殿议事!”小太监引着路,一边满脸愁容的担心起皇上的身体康健。

  张辅听到一愣,赶忙开口问道:“何事让陛下操劳?”

  “小的不敢妄言,英国公请恕罪!”小太监朝张辅施了一礼,面色表情却丰富的紧。

  张辅没看出什么,秦不浪倒是嗤笑一声,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银子,然后不着痕迹的塞给了小太监。

  果然,小太监接到银子先是故作惊慌,而后悄悄塞进怀里,小声嘀咕道:“昨夜三道天雷击中大殿,好几个大臣正向万岁爷爷谏言重返南京都城!”

  张辅行伍出身久经沙场,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自然不信,浑不在意的快步走去。

  秦不浪倒是有点疑惑,他刚进宫城时就感受到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压,可见必有神兽坐镇皇宫。

  那么既然有神兽坐镇,哪个过路雷妖敢闹事?

  要说这是是雷公所为,那神兽自然不敢干涉,可雷公就算喝的再烂醉,秦不浪也敢断定他不敢惹凡界人皇。

  秦不浪跟在最后面,心里也敲起了鼓,心道据说朱棣为了迁都精心规划了近二十年,现在刚搬过来,就有大臣谏言返回南京,恐怕张辅此时过去会撞枪口上。

  来到偏殿门口,朱棣老迈却中气十足的咆哮就传了出来,小太监吓得赶忙匍匐在地,缓了半晌才敢弯腰低头走进去。

  “张辅你来的正好,萧峻几人烦了朕一个多时辰,区区三道虚雷就要让朕重新搬都南京!”

  朱棣负手而立,面色阴沉如水的瞪着地上趴着的萧峻等人说道。

  张辅可不敢乱发表意见,只得和稀泥一样道:“迁都事大,还是要尽量商议!”

  朱棣叹了口气,心道本想让张辅替自己说两句,没想到和了稀泥,随即没好气的问道:“对了!你来有何事奏?”

  “我是来请求陛下收回赐婚,小女张氏已经许有人家!”

  张辅一席话说出口,连一旁趴着的萧峻几人都惊愕的抬头看向他。

  “胡闹!胡闹!来人,把这几个全拉出午门杖责一百!”

  朱棣一气再加一气,一肚子火顿时再也克制不住,转头喊来了侍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