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九章 甩锅高手
  秦不浪心底哀叹一声,难怪雷公自己不愿再保这个张辅,简直就是一根筋啊!

  大内侍卫可不留情,他们只属于皇帝管辖,才不管你是皇亲国戚或者朝中重臣。

  “皇上!我岳父何罪之有?”

  秦不浪可不确定一百仗张辅能不能扛住,万一被打死,那自己以后位列仙班可就没戏了。

  “你就是张辅口中的那人?”

  由于秦不浪一直窝在角落里,因此朱棣压根没注意他,直到侍卫把张辅萧峻等人拉出去,这才看到还站着一个人。

  “是的!在下便是张辅的婿,若兰的夫!”秦不浪脑回路清奇,一旁小太监冲他使了好几个眼色,愣是被他忽视了过去。

  朱棣面色忽然一沉,直接挥手道:“把这个银发小子也拉出去杖责二百!”

  “为啥他们是一百,到我这就二百了!”秦不浪跨前一步,完全把小太监教的礼数全忘得一干二净,抬头直视着朱棣质问道。

  朱棣转回身看到秦不浪天不怕地不怕的地痞模样,忽然一阵恍惚,思绪回到了少年时期。

  “太像了!”朱棣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喃喃自语了一句。

  秦不浪迷惑的挠了挠头,不知朱棣的意思是啥。

  这时朱棣身后的一个老太监踉跄着走到秦不浪面前,前前后后围着转了好几圈,这才转身向朱棣拱手道:“太像了,连说话方式都极为相似!”

  “劳公公跟随先皇多年,自然看得真切!”朱棣朝这个被叫做劳公公的太监点了点头,目光再次转向了一旁的秦不浪。

  “你们看啥呢?我脸上长花了?”

  秦不浪后退一步,尴尬的心道这皇帝莫非取向不正常?

  “念在先皇太祖的份上,你的二百杖责就免了!”朱棣大手一挥,带着老太监劳公公走了出去,只剩下秦不浪和小太监愣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秦不浪不怀好意的看向小太监,心道你个小太监贪心鬼,老子那锭银子可是从张若兰身上摸来的。

  当即不顾小太监的诧异目光,上去一把撕开了小太监的胸襟,顿时偏殿里传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嚎。

  “哼!这是个教训,记好了!”

  秦不浪把银子重新装回袖口,正要迈步出大殿,迎面跑来一个女孩,两人直接撞在了一块。

  “哇!这位兄台口味真重,连小太监都不放过!”

  女孩揉着额头站起来,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角落,双手护着胸口的小太监。

  “呃。。误会!误会!”

  秦不浪达到目的后,向女孩抱歉的鞠了一躬,一个侧身就跑了出去,直奔午门外而去。

  紫禁城各种规矩繁多,一不小心违反了哪一条,说不定就是个掉脑袋的罪名。

  此时的秦不浪非但不知道规矩,他也压根不想知道规矩,奔跑了一会儿嫌慢,直接召唤出“吕羽”坐骑,撩起蹶子疾驰在皇城之内。

  这一幕不可谓不是惊世骇俗,通道两旁的侍卫直接傻了,敢在皇宫骑马的恐怕真没几个人,良久之后侍卫们才缓过来,呼啦一下扛着长矛拔出腰刀追了上去。

  秦不浪骑着“吕羽”一路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就连皇后的銮驾都被挤到了路边。

  这一会儿功夫,锦衣卫东厂大内侍卫各个部门连同合作,一千余人在秦不浪身后追赶。

  “到了!棍下留人!”

  秦不浪一个纵跃从“吕羽”背上跳下来,踉跄的前扑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啊!。。。打完了!”

  几个手持长棍的侍卫看了看秦不浪,然后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千余人,纷纷暗道这下惹上硬茬了,这人竟然宫内骑马带领一千多人阻拦行刑。

  “人呢?”秦不浪额头冒冷汗,生怕张辅有个闪失,急忙问道。

  “大人!小的们已经把英国公抬下去疗伤了!”

  行刑的一个侍卫队长咽了口唾沫,想要讨好一二的解释道。

  “好吧!干的不错!”

  秦不浪心里总算安下心来,转身重新骑上吕羽,迅速的出了紫禁城。

  行刑的侍卫们顿时松了口气,尤其是队长更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看样子这个宫内骑马的银发青年对自己比较满意,以后说不定就平步青云喽!

  “混账!你们几个竟然眼睁睁的看着那谋逆刺客骑马扬长而去,来人!全部拿下等候发落!”锦衣卫指挥使关宁云快要气疯了,直接让手下把几个行刑的侍卫捆了起来。

  “发布通告!全城缉捕!”

  这时东厂厂公黄兴也走了过来,对着关宁云冷哼一声,转身对所有人命令了一句。

  一溜烟出了京城的秦不浪,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来路,见到没有追兵才稍稍安下心来,心中暗道:凡间真是规矩繁多,我就不信遇见紧急情况,你们这些凡人也是走路递报讯息的!

  京城向西五里,雷神庙旧址,在张老二与又龙的监工下,重建的速度非常快。

  刘员外为了完成自己心里的大计划,特意把原址又扩大了两倍。

  “浪爷!你可回来了,现在就差你的主寝殿还没设计好,正等着你拿主意呢!”

  张老二眼尖的很,老远就认出了马上的秦不浪,急忙小跑着迎了上去。

  “寝殿?按照紫禁城里的寝殿修!”

  秦不浪翻身下马,抱起一罐子清水就喝了起来,半晌才终于缓过气。

  “呦!城隍老爷回来了,我带您老四处看看吧!有不满意的地方咱立即改!”

  刘员外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来到秦不浪面前像是邀功一样说道。

  既然张辅没什么大事,有了一百杖责,估计皇帝也不会再因为退婚的事迁怒他。

  秦不浪心中放松下来,兴致勃勃的跟着刘员外走进了庙里。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通缉令画像已经贴满了京城,现在整个北京城的官家人都在搜寻他的下落。

  “不错!”

  “这个不错哦!”

  “非常满意!”

  秦不浪在刘员外的引领下,游遍了大半个城隍新庙。

  大致格局分前后院,前院是占地十几亩的庙堂,里面摆放着香炉供香客朝拜。

  而后院就是香客的禁地了,里面大小房屋十几栋,中间还有一个水塘,水塘之中一片假山。

  回廊壁画应有尽有,珍稀植被在这冬日都有鲜花盛开。

  “这神像咋回事?”

  秦不浪路过主殿之时,却发现神龛之上还是雷公的泥塑,不由皱眉问了一句。

  “刘某人不敢擅自做主挪动神像,只等城隍老爷定夺!”刘员外急忙跪下来禀明了原因,心里腹诽道我可不傻,我一个凡人才不会顶着个雷!

  秦不浪撇了一眼刘员外,而后忽然向又龙说道:“你即刻返回老庙,把何必侯集唤过来,告诉他们以后就在这边当差了!”

  “是!”又龙并未多想,转身快速出了城隍新庙。

  支开又龙是必须的,毕竟又龙是因为雷公才甘心跟随秦不浪的。

  伸头确定又龙离开后,秦不浪呲牙坏笑一声,拿过一旁的铁锹朝着雷公泥塑杵了一下。

  “真爽!你们要不要来一下?”

  秦不浪转身把铁锹平举,向一旁的张老二和刘员外问道。

  “不不不!”

  张老二率先跳开一丈远,连连摆手拒绝。

  刘员外更是干脆,双眼一翻直接靠在桌案旁,不再管任何事。

  费了好大劲,秦不浪才把雷公泥塑拍碎,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畅快无比的说道:“真舒坦,记住把庙门口立块碑,写明是刘员外以一己之力重建此庙,功高盖世!”

  。。。

  刘员外抱着桌子腿,差点真的昏厥过去,心里大倒苦水的哀嚎道城隍爷不厚道,这甩锅真是一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