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十一章 张辅入狱 城隍被围
  “你怎么来了?”

  秦不浪抬眼看去,跟在何必身后的正是张若兰,此时看她容颜憔悴,显然是经历了什么意外。

  “我爹爹被抓了,都是因为你宫内行马!”

  张若兰见到秦不浪的那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流,让人分不清她是伤心无助,还是见到秦不浪突然有了主心骨。

  秦不浪完全懵逼了,没想到宫内骑马没有抓到自己,竟然波及了英国公张辅。

  “你爹现在何处?”

  秦不浪着实慌了,雷公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保护好张辅,现在竟然被抓。

  “皇城之外的天牢之中,说是再不交出元凶,即日便将爹爹开刀问斩!”

  张若兰是真慌了,一张脸哭的梨花带雨,完全没了平日里飒爽英姿的模样。

  “跟我走!今天夫君让你看看什么叫霸绝天下!”

  秦不浪各种原因和情绪交织,心中王霸之气弥漫,一把抓住张若兰的手大步朝庙外走去。

  庙门口是络绎不绝的香客,张老二忙活的不亦乐乎,赵照兆显出人形坐在神像前记录每个人的心愿,而何必侯集就蹲在庙前做隐形的护卫,两双小眼睛不停扫视着来往的善女信女。。。

  “又龙!我们走!”

  秦不浪来到主庙前,朝无所事事的又龙挥了挥手,刚要迈步就看到一个小屁孩在爬神龛,急忙向张老二吼道:“你丫的怎么看的场子,小屁孩都要骑在我头上撒尿了!”

  “你头上?”

  张若兰指了指神像又指了指秦不浪,疑惑的问了一句。

  “哈哈。。。说错了,我们赶紧去救你爹!”秦不浪急忙打了个马虎眼,拽着张若兰跑了出去。

  张若兰也不知是心大,还是太过好奇,与秦不浪同乘“吕羽”,一路上问题一个接一个。

  “你只是个住在庙里的落魄人,拿什么救我爹爹?”

  “看情况!”

  “你有千军万马吗?”

  “看情况!”

  “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妖吗?我就见过一个浑身虎毛的虎妖,还把它绑了!”

  “哦!”

  “你猜我怎么找到你的?”

  “当初在破庙我送的你,今日刚好何必侯集返回破庙办事遇到你了!”

  “哇!你太聪明了!”

  “好吧!”

  。。。

  吕羽四蹄狂奔,很快就到了皇城之外,秦不浪经过这么一段路,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仰头望着雄伟的午门,他心底苦涩的想道:我拿什么就张辅?我怎么救张辅?我来这里有啥用?

  心中的三连问,一下把秦不浪整蒙圈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浪爷!皇宫我进不去,里面的神兽太过强大,血脉压制很严重!”

  又龙走到秦不浪身后,小声耳语了几句,这个事实让秦不浪极为郁闷。

  大街之上依旧人来人往,不停叫卖的小贩让这里显得极为热闹。

  张若兰见到午门掖门里偷偷溜出来的三人,顿时喜笑颜开,急忙跑上前喊了一声:“幼婷!”

  掖门溜出来的三人全是细皮嫩肉,一身锦袍打扮。

  “若兰!”

  其中一个锦袍打扮的白面书生,见到张若兰之后先是欢呼一声,然后竟然抱了上去。。两人紧紧的欢喜的。。。抱在了一起。

  这让秦不浪一脑门黑线,心道这女人看着挺矜持,花名册上对她描述也是情窦未开,现在竟然跟人当街抱在了一起。

  “咳!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秦不浪黑着脸走过去,冲着紧紧抱住的两人训斥了一句。

  “若兰,这是你叔叔?”

  锦袍书生推开张若兰,疑惑的指着秦不浪问道。

  “哪里!他是。。。”张若兰支吾道。

  就在张若兰思考怎样介绍时,锦袍书生一下跳起老高,指着秦不浪的鼻子说道:“你是那个非礼小太监的人,宫内行马的人!”

  “你是那个。。。那个女娘们?”

  秦不浪也认出了这个锦袍书生,哪里是什么书生,明明是个女扮男装的人。

  张若兰刚遇到救星,她可不想被秦不浪破坏,赶忙介绍道:“这是幼婷公主,当今陛下的小女儿!”

  “切!不过如此!”

  秦不浪拿眼狠狠剜了一下幼婷公主的小笼包胸部,撇了撇嘴说道。

  幼婷今年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最讨厌谁说她小,当即就想揪一下秦不浪耳朵,却被他成功躲掉。

  “行了,我还有正事,陛下把我爹抓到了天牢,说是不日便要开刀问斩,幼婷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张若兰见到秦不浪与幼婷斗嘴,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丝酸味,于是开口打断道。

  幼婷一耸肩,表明自己乔装打扮偷偷出宫,也是为了给张若兰报信。

  这下一群人全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幼婷也表示爱莫能助,现在她的父皇谁的话也不听。

  秦不浪现在不比张若兰心情好多少,雷公把事情刚嘱托几天,现在没想到张辅就要被杀头,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带我去见你老爹!”

  实在没什么办法的秦不浪,在心里下了好大决心,这才抬头向幼婷公主说道。

  “就凭你,就算见了父皇,你又能怎样?”幼婷撇嘴鄙视的抱怨了一下。

  “是啊!我之前都说了,你现在住都是在庙里,能咋办?”张若兰也跟着说了一句。

  秦不浪这时才反应过来,合着张若兰找自己不是让他想办法,而是要自己去自首换取张辅平安归来啊!

  最毒妇人心!秦不浪仰头长叹一声,瞪着两眼吼道:“现在就带我去,不然谁也没办法!”

  乾清宫大门前,秦不浪站在大红柱子旁,幼婷公主已经换上了正装,与张若兰挽手并肩而立。

  吱呀!

  乾清宫大门刚一打开,幼婷公主就扯着嗓子喊道:“父皇!我和若兰把宫内行马的谋逆之人带到,请父皇定夺!”

  。。。

  最毒妇人心呐!秦不浪无语的转头看了一眼幼婷公主古灵精怪的小脑袋,恨不得直接给她拧下来。

  此话一出不得了,前前后后百十名带刀侍卫冲了出来,呼啦一下就把秦不浪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或许若兰还好吧!”秦不浪揉了揉脑门,在心底哀叹一声。

  “是的!我和幼婷公主把谋逆之人抓到了!”张若兰的声音适时响起,似乎很符合现场的状况。

  。。。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秦不浪仰头无声长啸,自己一派门主大明都城隍,竟然被两个小丫头片子摆了一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