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十六章 五千阴兵助力
  “拿下闹事之人!”

  一声大喝从庙门里传出来,数百阴兵从地上冒出来,团团围住了秦不浪和又龙。

  秦不浪放眼望去,一个黑衣男子大步走出,双手背后显得极为傲慢。

  “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知道老子是谁吗?”秦不浪拨开身边重重阴兵,向那个黑衣男子吼了一嗓子。

  黑衣男子面色冷峻,嘶哑着声音说道:“哪里来的装逼犯,立即拿下!”

  数百阴兵令行禁止,一接到命令,立即围了上来,拿出绳索就要把秦不浪和又龙捆起来。

  秦不浪再次推开阴兵,摇头叹息的说道:“我从来不装逼,只打脸!”

  秦不浪话音一落,又龙身影连闪,就见阴兵不断地三三两两飞起来,然后落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几个呼吸不到,又龙重新站回秦不浪身后,数百阴兵无一例外的全部躺在了地上。

  能站立的也就剩黑衣男子,以及秦不浪和又龙。

  “看来今晚遇见硬茬了!”

  黑衣男子非但没有胆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袍袖一甩就腾空而起,双臂张开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胸口迸射而出。

  “小心!”

  又龙一掌拍开秦不浪,自己的身体却不断被吸力拉扯过去,他显得极为痛苦。

  秦不浪直接傻眼了,心道黑衣男子这是什么套路,把人吸到他身边,他又能怎样?

  作为前世修真者渡劫期的修士,秦不浪见识过许多古怪功法,可如此诡异的他还真没见过。

  “浪爷!别发愣了,我快被抽干灵力了!”

  又龙艰难的回过头,却发现秦不浪愣在原地,顿时差点被口水呛死。

  咔!黑夜昼亮!

  一道闪电伴随着惊雷滚滚狠狠砸在黑衣男子头顶,巨大吸力直接中断,又龙由于挣扎后撤的力气过大,突然没了吸力作用,连着两个翻滚重重的砸在了秦不浪身上。

  本来摆出一副高高在上,高手风范的秦不浪,被又龙砸的双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雷霆之力!你是何人?”

  黑衣男子浑身破烂,一脸黢黑,头发根根竖起,嘴里冒出一口黑烟后震惊的问道。

  秦不浪一脚踹开压在身上的又龙,爬起身双手叉腰的说道:“我就是。。。华山青山门门主,现任大明都城隍,与雷神好兄弟,阎罗优秀下属的秦不浪是也!”

  “你就是秦不浪???”

  黑衣男子失声尖叫,仓皇转身跑回了院子。

  夜幕更浓,偶有几股寒风吹过。

  秦不浪一挥手,迈步走进了迁安县城隍庙,又龙由于灵力被吸得七七八八,面色苍白至极,踉跄着站起身跟了上去。

  迁安县城隍庙是个五进五出的大院子,中间还有一片鱼塘。

  穿过一大片假山,来到一个小亭子里。

  “不知都城隍驾临,卑职真是罪大恶极!”

  秦不浪与又龙刚落座在亭子里,一个老头甩着花白的胡子跑了过来。

  见到是迁安县城隍苟安,秦不浪眼一翻把脸转向了别处。

  “卑职真的知错了,都怪卑职管教不严!”苟安呲牙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目测足有十五张之多,缓缓递向了端着架子的秦不浪。

  秦不浪不是什么死心眼硬脖颈子的人,既然白白十几万银票送到面前,自然毫不犹豫的接纳才是王道。

  不过接是接了,秦不浪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目前他这个都城隍正是用人之际,暂时还没打算肃清手下的人,不过这个苟安却是被秦不浪列入黑名单了,一旦实力充实起来,第一个就拿苟安开刀。

  身为一个县城隍,非但把手下阴兵数量超出招收标准,还学会了世俗金钱贿赂的那一套,最最最让秦不浪不爽的是区区县城隍,院落建的比世俗王公贵族都好。

  “苟安!那天来我地盘,就数你叫的最厉害,说什么没了香火云云!”

  秦不浪把银票塞进怀里,并没有给苟安好脸色,至于原因有二,其一是他真的打心眼里讨厌苟安,其二便是又龙灵力枯竭,他手里虽说有雷公给的锤子和铁钉,可那是留着保护张辅的唯一利器。

  因此外强中干的秦不浪和又龙,此时只能端着架子,好让苟安看不出虚实。

  “我的都城隍爷爷,咱这小庙真是没了香火啊!”苟安苦着脸,装作十分委屈的样子哭诉道。

  秦不浪见多说无益,直接开门见山的震慑道:“尼玛,你的破庙都改成了皇宫内院了,哪个百姓香客敢来烧香祈福?”

  “这个。。。”苟安被秦不浪呛得支吾其词,面色黑的跟这夜色一般。

  “行了行了!你苟安依然是我秦不浪的左膀右臂,这几日我将跟随英国公张辅远征鞑靼,届时用你的五千阴兵,你可不能说不!”

  秦不浪连唬带吓了一会儿,这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果然,秦不浪的方法奏效,苟安一听不再追责之前的问题,急忙拍着胸脯保证了下来,声称绝对随叫随到。

  又再次讹了一顿绝味佳肴,秦不浪怀揣着十五万巨款,志得意满的离开了迁安县城隍庙。

  幽静小路上,又龙皱眉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浪爷!这个苟安绝不简单,此前那个黑衣人虽是鬼修,但实力绝不在我之下,咱们就这样走了吗?”

  “那能怎么办?你的灵力枯竭,我的锤子还要留着保护张辅,况且咱在人家地盘,能做的只有这些了!”秦不浪白了一眼又龙,大踏步的返回了军营之中。

  翌日清晨,在张若兰揪着耳朵转了五六圈的情况下,秦不浪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行军打仗时,敢说懒觉是要被杖责的,若耽误军机更是杀头的可能都有!”张若兰越看秦不浪的模样,心里越讨厌他。

  如若这次北伐建功,皇上肯定会碍于情面撤回御赐婚姻,可很有可能再赐秦不浪和她的婚姻,想到这里的张若兰忍不住朝秦不浪后脑勺抽了一巴掌。

  秦不浪疼的龇牙咧嘴,忍不住吼道:“你个小妮子有病啊!大清早的我招你惹你了?”

  “哼!父亲说五十万兵力集结完毕,让我通知你准备开拔!”

  张若兰趁着说话的空档,再次伸手抽了秦不浪一巴掌,转身嬉笑着逃出了营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