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三十六章 朝堂纠葛 投毒翻案
  “再强化身体,我就快成乌龟王八蛋了!没卵用!攻击力就那每天一下,还不如女人月事来的凶猛!”

  秦不浪研究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最终摇头叹气的自嘲了一句。

  香火之力强化筋骨,暮色之光强化五脏六腑,两相加持可不就是铁疙瘩一块。

  “浪爷!大事不好了,刘翠花被抢了!”

  门外张老二连呼哧带喘的声音传来,差点把秦不浪雷的一头栽到床底下。

  “进来说!”

  秦不浪无奈一笑,把张老二叫了进来。

  “事情是这样的,刘员外家刚刚被一伙山贼劫掠了,当时山贼头子闯进刘小姐的闺房,连被子带人一起卷走了!”

  张老二一口气把事情讲清楚,这才松了一口气。

  。。。

  秦不浪半天没说出话来,心道三百斤的白富肥都有人要,也不嫌腻啊!

  夜色渐浓,秦不浪走在街道上,少了小商小贩的叫卖,却多了许多烟火之气,期间夹带着饭香味。

  二十多年生来就没尝过人间烟火,秦不浪暗叹一声,“来到凡世这么久,自己还没正正经经坐下来吃过一顿人间饭!”

  唤来吕羽变形,秦不浪翻身上马,带着张老二一路赶往了刘员外家。

  刘员外家距离京城不太远,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刘府大门口。

  “浪爷!翠花是我的挚爱,她若有个闪失,我也不活了!”

  又龙脸色依旧是惨白一片,被几个仆人用木轮椅推着,见到秦不浪到来,面色总算缓和了许多。

  秦不浪还没来得及坐下,被又龙说的话一愣,脸皮抽动几下道:“你放心,山贼是裹着被子将她掳走的,到了山寨一打开被子,很有可能还会送回来,反正他们留着也不能宰了吃肉!”

  一旁张老二被说的咧着嘴差点笑喷,见到刘员外着急忙慌的跑过来,这才赶紧闭上嘴,扮出一副高人模样。

  “城。。浪爷啊!快救救我女儿吧!”

  刘员外直接跪倒在地,本来准备喊一声城隍老爷,忽然想起秦不浪嘱咐他人前不可暴露身份,就随着又龙他们叫了一声浪爷。

  “跟我说说那伙山贼的情况,竟然赶在京城外劫掠,可见也是有些来头!”秦不浪看着刘员外说道。

  翌日清晨

  皇宫大殿,满朝的文武百官齐聚,朱棣在太监宫女们的簇拥下坐上了龙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齐齐三跪九叩,正逢元宵佳节,程序比平日里庄重繁琐许多。

  “众卿家平身!”

  朱棣心情似乎还不错,面色红润且微笑不断。

  “陛。。。”

  “不好意思啊!迟到了!”

  张辅正要开口当着百官的面,正式向朱棣做一次详尽的禀报,却被一道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

  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那场面不是一般的尴尬。

  只见秦不浪一脑门细密汗珠,挣脱开层层护卫的阻拦,朝着大殿里边招了招手。

  “放他进来!”

  朱棣只是呆了一下,却并未生气,朝一旁的劳公公说了一声。

  “圣上口谕,宣英国公赘婿秦不浪觐见!”

  “呃!这么高调吗?”

  秦不浪耷拉着脸走进大殿,心中对赘这个字极度反感。

  “皇上!我发现一个大事!”

  黄兴本来正准备抓住机会呵斥秦不浪礼数问题,秦不浪一句话打断了许多人准备开口的节奏。

  “哦?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朱棣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也没讲秦不浪叩拜之礼的不敬之罪。

  秦不浪咧嘴一笑,先是白了一眼不断哼哼唧唧的黄兴,然后才开口说道:“有两件事。。。”

  其一,北伐鞑靼时,被投毒一事已经查出元凶。

  其二,京城东北三百里处雾灵山,那里有一伙势力极其庞大的山贼,经常敢在天子脚下劫掠。

  两件事依次被秦不浪说出口,此时黄兴的脸色却是愈加惨白。

  “呦!黄公公的脸擦了什么粉,为何如此白皙?”秦不浪转头看向黄兴,调侃道。

  朝堂之上一阵唏嘘,其实许多人知道里面的门道,只不过碍于权势不敢吭声。

  朱棣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黄兴,偏头向秦不浪问道:“灵雾山山贼一事,朕早有耳闻,不过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再加上一直忙于迁都,紧接着准备北伐事宜,就把这个事情暂缓了下来,你先说说投毒一事!”

  同一时刻的皇太孙宫,一个小太监满头大汗的跑进宫内,然后一下扑倒在寝殿门前。

  “慌张什么?”

  朱瞻基的声音从寝殿之内传出,蕴含一丝肃杀之气。

  “禀殿下!那秦不浪在殿上说了两件事,一是阵前投毒一事,二是灵雾山山贼一事!”

  小太监冻春正月天,额头大颗汗珠滑落,砸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来人!抬本宫前往朝堂!”

  朱瞻基这次开口没了之前的冷静阴婺,多了七分紧张和惊惧。

  “这个事情还要有石彪的副将韩信来讲比较合适,我是找的他来侦破的案件!”

  秦不浪站在大殿之上,眼角余光一直紧盯着黄兴,仔细观察着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韩信?”

  秦不浪冷不丁提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朱棣更是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宣韩信觐见!”

  龙椅旁的劳公公得到授意,朝殿外喊了一声。

  忐忑不安的韩信一听皇上召见,第一个念头是自己跟对了人,第二个念头就是伴君如伴虎。

  “啊呀!”

  韩信稚嫩的脸庞瞬间扭曲了下来,没成想由于太激动,进门时被门槛绊了一跤,一直踉跄着撞到秦不浪才停下来,心里大叫不好恐怕死罪难逃了。

  “你小子能不能学学浪爷我,你看我多淡定!”

  秦不浪把韩信扶好站直,怒其不争的怼了一句。

  “行啦!你小子也不咋滴!”

  朱棣是被秦不浪弄得彻底无语了,一不小心甩出了一口市井京腔。

  “吾皇。。。吾皇。。万岁”韩信匍匐在地,三跪九叩声音颤抖的终于行完了礼。

  “是他!投毒的人!”

  韩信这句秦不浪教的话倒是说的顺溜,只见他转头面朝黄兴方向怒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