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四十二章 皇帝老儿也拦不住
  “启禀皇上,幸不辱命,黑风寨的两个当家的一死一擒!”

  秦不浪站在朝堂上,瞥了一眼老阉狗黄兴,却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

  这让秦不浪有点奇怪了,上次一听投毒和黑风寨,老脸都快变成黄色了,莫非此次有底牌?

  有失去理智的又龙在,任凭熊大如何嘴硬,也没能拗过又龙的残虐,最终以少了两条胳膊一条腿的代价开了口。

  不过熊大所供诉的话,全都指向了东厂厂公黄兴,这让秦不浪极为兴奋。

  “甚好!秦不浪为国除患,为民除害,众卿议一下朕该怎样赏赐?”

  朱棣大清早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很是愉悦,因此他已经打算要重重的赏赐秦不浪。

  “启禀万岁爷爷,秦不浪虽为赘婿不得当差为官,但是可以设立一个不吃俸禄的职位,这样岂不是保了传统,又不会寒了真正有才能的人!”

  黄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站了出来,句句说的好像全为秦不浪着想,实际上经不起旁人深思。

  他这句话一出,就连皇上也不能再给秦不浪一官半职,毕竟他说了赘婿不得为官是传统,是规矩。

  秦不浪对这些倒是无所谓,他现在一心想扳倒这个令人厌恶的黄兴,先是无缘无故使绊子,后又投毒害人。

  “你的未过门媳妇在我手上,大不了鱼死网破!”

  当黄兴与秦不浪擦肩而过时,黄兴一句话悄声出口,却把他惊的心中犹如万马奔腾一样气愤。

  看着黄兴重新走回自己的位子,那得意的样子,秦不浪恨不得立即把他脖子给拧了。

  “黄兴此话不错,让朕好好想想!”

  朱棣认同的点了点头,轻皱眉头想了起来。

  “皇上!那黑风寨大当家要做人证,是否把它押上来?”

  秦不浪略一沉思,仰头看向朱棣问了一句。

  就在这时,张辅从人群里靠了过来,皱眉沉声道:“不可!今日一早我收到箭书,若兰被绑了,很有可能就是幕后之人!”

  “英国公且放心,我自有分寸!”

  秦不浪稳了一下焦急的张辅,再次抬头看向朱棣。

  “好啊!本来应该归三法司办理,今天朕心大悦,就看看这山贼是何三头六臂!”

  朱棣拍了拍手,示意秦不浪把人带上来。

  “石彪韩信!带黑风寨熊大上来!”

  秦不浪话音一落,十几个士兵在石彪的带领下,扛着熊大喊着号子走上大殿。

  熊大的模样一出现在众人眼前,顿时引起了一阵骚乱,几个胆小的官员差点瘫倒在地。

  “这是什么玩意儿?”

  朱棣起身走下龙椅,皱眉打量着地上的熊大,心道刚才朕还想看三头六臂,结果被秦不浪这小子弄来个无臂独腿的熊瞎子。

  “说!是谁跟你勾结一起,暗害百姓抢夺财物!”

  秦不浪这一问,朝堂上一片唏嘘,都像看傻子一样盯着秦不浪,谁也没听说过一只熊瞎子能口吐人言的,因此都在等着他出糗丢脸。

  黄兴这会儿站不住了,他完全没料到秦不浪会真的不顾自己警告威胁,直接把脸皮撕破。

  周围虽然围满了人,但秦不浪眼角余光一直盯着黄兴的一举一动,只见黄兴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转身向一旁的小太监耳语了几句,那小太监贴着墙边溜出了大殿,压根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全都在不断打量着熊大。

  黄兴这些举动早就看在了秦不浪眼里,张辅同样在关注朝中官员,他非常确定绑架自己女儿的肯定是朝中之人。

  当张辅看到黄兴的异常举动时,顿时头一发蒙,立即就要去抓住那个小太监。

  秦不浪眼疾手快,一把拦下张辅,笑着小声道:“勿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全是那个自称咱家的宫中黄姓太监指使的,我们人生地不熟,肯定要结交有权势之人!”

  就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熊大开口了,并且是一张嘴就把矛头指向了黄姓太监。

  能站在这里的,哪个都不是简单之人,稍加揣测便知熊大口中是谁。

  要说黄姓太监,那在宫中没有一百,也有个七个八个,可要是说跟权势挂钩,那只有东厂厂公黄兴了。

  放眼整个皇宫,不说是黄姓太监,就算是所有太监,哪个能比的过他的权势。

  “胡说八道!肯定是你秦不浪屈打成招,逼着这个异类血口喷人!”

  黄兴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直接迈步上前,挤开众人向朱棣连咳三个响头辩解道。

  没等朱棣开口,秦不浪赶紧挥了挥手,看向门口位置的柳三。

  柳三点头会意,揪着一根绳子,把早在外面押着的罗特武拉了进来。

  在皇宫,秦不浪根本不用担心黄兴会找人灭口,因此罗特武只是被反绑了双手。

  罗特武被押进来,这下京官派可算开始发挥了。

  谁都知道罗特武是黄兴的人,既然投毒是罗特武所为,那幕后之人呼之欲出了。

  几个朝中大臣齐声向朱棣直谏,个个要求朱棣立即把黄兴押入刑部审讯,再由大理寺定夺。

  黄兴猛的站起身,眼神恶毒的看向罗特武,声音几近冰冷的咬牙说道:“罗特武!我待你可不薄,你的老母就是我托人照顾的,你可要实话实说!”

  秦不浪站在一边抱起了臂膀,他十分乐得看到狗咬狗的有趣场面。

  另外黄兴不知得是,秦不浪早就把罗特武老娘安排在了城隍庙,那里有何必侯集这两个小鬼看着,对付一般的普通武者,那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罗特武转头看了一眼秦不浪,见到他点头,罗特武直接开启喷发模式,从十年前一路说道今时今日,把黄兴的老底全都洒了一地。

  什么自己明明是个太监,却在京城外修建豪园,金屋藏娇养了十几个没人。

  还有每个阉党成员每月必须缴美言费、保护费、茶水费...

  在老家欺男霸女,强行夺取了万顷良田。

  。。。。。。

  “罗小儿你胡说,看咱家不打烂你的嘴!”

  黄兴被罗特武揭老底揭的嘴都气歪了,一步上前伸出双手就要掐他的脖子泄愤。

  “胡闹!朝堂之上岂能如此吵闹,先把黄兴收押,散朝吧!”

  朱棣被吵的心烦,好心情荡然无存,随即暴跳如雷的怒喝一声,转身就往大殿侧门走去。

  “秦城隍!我去晚了一步,那小太监激灵的紧,期间找了三个人分散走,等我搜索到时,张小姐已经死了!”

  谢必安突然出现在秦不浪身边,面色难看的告知了噩耗。

  正在嬉笑颜开的秦不浪一听这话,瞬间黑下了脸,片刻后才缓过来,落寞的自语道:“死了?死了!死了?”

  “我要你陪葬!”

  秦不浪疯狂了,也顾不上自己在大殿之上,狂吼一声就扑向了被两个殿前侍卫带着走的黄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