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朝城隍做赘婿 > 第四十三章 还魂珠
  啊!

  黄兴听到动静,刚一转身就见一个黑影朝自己扑来,紧接着腹部一阵刺痛。

  “好狠的阉狗,祸不及妻儿老小,你竟然杀了若兰,今天谁也别想阻拦!”

  秦不浪依靠自己的强横体魄,轻松挣开两个侍卫的控制,手中匕首一连朝黄兴刺了十九次,才一脚把他踢到大殿门外的台阶。

  朱棣站在门口跟一众大臣一样,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看着黄兴尸体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抓刺客!”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四周围锦衣卫殿前侍卫东厂密探全都扑了上来。

  “陛下!不浪如此冲动,事出有因啊!”

  张辅急忙跪了下来,然后转身又像秦不浪提醒道:“快把利器扔掉,别惊了圣驾!”

  朱棣始终没有吭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脸鲜血的秦不浪。

  反观秦不浪倒也干脆,见到黄兴已死,随即把匕首远远丢了出去,好巧不巧正好扎在台阶下的黄兴尸体上,这一下众人偷眼瞧了一下朱棣,哭笑不得的朝秦不浪摇了摇头。

  “拿下!”

  锦衣卫指挥使关宁云暗道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拔出腰刀就第一个冲了上去,想要将秦不浪扑倒在地。

  “退下!”

  朱棣现在面色平淡缓和不少,不过正因为面色平淡,谁也看不出来他的想法如何。

  关宁云好不容易露了一面,刚要动手又被呵退下去,心里憋屈到了极点,于是忍不住狠瞪了秦不浪一眼,这才转身带人走回了岗位。

  “我接受任何惩罚,尽管来抓吧!”

  秦不浪双手一伸,朝一旁的谢必安小声说道:“拿住黄兴生魂,我要他入十八层地狱,永受刀山火海之刑!”

  “嗯!已经在我手里了!”

  谢必安冷笑一声,往自己手心看了一眼说道。

  所有人都昂着脑袋等朱棣的圣裁,缓了好一会儿,朱棣才悠悠开口:“押下去,等候刑部正常审理吧!”

  “陛下!恳请陛下开恩啊!是黄兴杀我女儿若兰在前呐!”

  张辅刚刚听到秦不浪的小声传话,顿时如遭雷击,片刻后忍痛向朱棣继续求情道。

  “什么?黄兴杀若兰?”

  这下不光朱棣动容了,满朝的文武哪个没有妻儿老小,若是因为朝堂争斗,就祸及家人,那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不过秦不浪私自动刑实为忤逆,但念起刚立了剿匪之功,又事出有因,还请圣上三思!”

  京官派现在可以说是志得意满,为了拉拢秦不浪这个潜力股,终于愿意开口求情。

  朱棣被身后众人的求情弄得一愣,忽然心思电转,随即转身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刻押往河南赈灾,建功则重赏,无功则重罚!”

  河南春节一过,本该是阳春白雪二月天,可是就在元宵佳节前夕,一夜间河南多地草木粮苗干枯而死,大江大河水位下降严重,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重大旱灾。

  朱棣说罢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大殿,背对着众人嘴角露出了一抹阴笑。

  帝王之术莫过于此,朝堂绝不可一家独大,也不能多方争斗。

  玩弄权术者,不过是把每个人当做棋子,有用则保,无用必弃。

  黄兴本就是朱棣安排出来对抗京官一派的,既然办事不利死有应得,无非就是再推出来一个罢了。

  秦不浪是他重点为朱瞻基以后登基大宝培养的助力,现在他要从各个角度观察他。

  这次京官派冒似一家独大,若是秦不浪被京官党系拉拢成功,那他朱棣说不得就要舍掉这颗最有潜力的石子。

  这次命秦不浪赈灾,无非就是变着花样给他镀金罢了,不过朱棣也不怕他功高震主,毕竟皇权时代,至高者要杀谁,往往只是弹指一挥间。

  京城外的一个破旧小院子里,秦不浪给押送自己的侍卫两张面额一万的银票,就示意他们哪凉快哪待着去。

  张辅此时骑马紧随赶到,慌忙跑进屋内,就看见张若兰的尸体就静静地倒在地上,腹部一个血窟窿偶尔还有一丝血液冒出。

  “对了!”

  秦不浪急忙转身走出屋子,来到僻静处转头向着谢必安问道:“从咱们跟皇宫坐镇的神兽沟通好,再到你跟随小太监出去,直到你看到若兰尸体,大概用了多久?”

  “半个多时辰而已,你的意思我知道,老八已经跟随若兰姑娘的生魂气息追去了!”

  谢必安永远都是一个笑脸,看得秦不浪想一巴掌抽哭他,看看白无常究竟会不会板着脸。

  就在这时,一阵黑烟升腾,黑无常范无救的身影显现出来,对着秦不浪和白无常就是一顿:“必须死!必须死!必须死。。。”

  “尼玛!老七,他说的啥?”秦不浪差点忍不住一板砖拍过,让他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那么红白相间。

  谢必安听着范无救嘟囔了半天,这才点着头看向秦不浪道:“麻烦了!按说若兰姑娘的生魂应该被附近阴差带到土地庙,把户籍消除以后,再带到地府!可是刚才老八说若兰姑娘的生魂直接被一股巨力吸走了!”

  “吸走了?你问他吸哪里去了!”

  秦不浪有种日了狗的复杂心情,跟这俩无常大爷沟通太难了。

  “必须死!”

  “老八说是河南方向!”

  “河南?”

  秦不浪面色怪异的看了一眼黑脸的范无救,转身跑进了屋子,不过又一细想,重新又跑回了黑白无常身前。

  “灵魂离体,肉身能承受多久?”

  “必须死!”

  “八爷呦,您先闭嘴吧!”

  “这个要看秦城隍用什么方法,如果对肉身不管不问,至多七天便会失去还阳的能力,可。。。”

  “咱能不能别磨叽,有话快说!”

  “若是用上还魂珠,塞进肉身嘴里,可保半月无忧!”

  “还魂珠在哪里?”

  “刘老六有一枚!”

  “刘老六是谁?”

  “必须。。。”

  见到黑无常小心翼翼的想插嘴,秦不浪和白无常一起瞪了过去。

  “刘老六就是那天领我们来的那个阴差,陆判的小舅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