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其他小说 > 炽野温柔 > 除夕番外:爱如岩浆滚烫
除夕,温峋还有任务在进行中,大概下午才会回来。

他出任务时,私人手机基本会关机,只在出发前和结束后给许星发消息,报平安。

许星对此表示理解,毕竟温总的公司才成立,需要多跑业务。只是从早上起来就开始想他,想他,想他……

和杨萍萍在厨房忙的时候,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手机。

杨萍萍笑她:“星星,醋放多了。”

许星:“啊?”

她低头一看,哦,手里的是盐。

许星:“……”

许星:“外婆~”有点尴尬。

杨萍萍打趣她:“人都是你的了,还怕他不回来过年啊?”

许星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不是担心他吗?这都中午了,还没给我发消息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

话音刚落,手机响了,是温峋。

许星把手里的盐罐子一丢,鹿眼弯弯的:“外婆,温峋结束了,我去和他打电话!”

“好好,赶紧出去,别进来忙活了。碍手碍脚,施展不开。”

许星:“……”又是被外婆嫌弃的一天。

不过不重要,反正外婆天天都嫌弃她的厨艺。

她去客厅,窝在沙发上,接通视频:“温峋,你结束啦!”

视频里,男人一身黑色制服,轮廓硬朗,眉眼锋利,唇角一抹不羁的笑:“嗯,现在回来,两个小时后到家。早上都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呀,打扫打扫卫生,帮外婆备菜。”说到这儿,她嘴角一撇,“外婆嫌我笨手笨脚的,把我赶出厨房了。”

温峋笑起来:“厨房确实不太适合你,乖,别过去给外婆添堵。”

许星:“……”

许星:“我会!你不要小看我好不好!”

温峋:“好好好,想吃什么,我一会儿回来给你做。”

许星开始报菜名:清蒸帝王蟹——八只脚,八方来财;捞汁鲍鱼——一夜暴富;可乐鸡翅——展翅高飞;排骨年糕——展翅高飞;蒜蓉粉丝生蚝——豪气冲天;

“还有一个清蒸海螺!”

“好,这个又是什么?”

许星嘿嘿一笑,清亮的眼看着他,小声说:“永结同心。”

温峋稍怔,随即笑开,嗓音里藏不住的愉悦:“嗯,是个好菜。”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温峋不得不挂断电话,认真开车。

下午三点到家,他手里东西多,不好开门,按了门铃。

许星一听就知道是他回来了,匆匆忙忙跑去开门:“温峋,你回来……”

话还没说话,一捧漂亮的玫瑰先递到她眼前,烟粉色喷色玫瑰,花心纯白,粉色花瓣上有白雪一样大大小小的小白点。

玫瑰淡淡的香味直击鼻尖,许星眨眨眼,看看玫瑰,看看面前高大的男人,粲然一笑:“好漂亮。”

她伸手,接住,眼睛弯弯的:“你什么时候买的?今天花店还开门吗?”

温峋挑眉:“早订好了,昨天做好的,回来的时候刚好去拿。”他略微躬身,手指点点她怀里一大捧玫瑰,问,“知道这束花什么意思吗?”

两人对视,许星摇摇头:“什么意思呀?”

男人嗤笑一声,示意她离近点。许星乖乖把耳朵凑过去。

“这话说着肉麻,”温峋在她耳边小声警告,“老子就说一遍,听完不许笑。”

许星眼睛亮晶晶的,“嗯嗯嗯”的点头。

他的气息拂在耳畔,嗓音低低的,有点哑,勾人得要命:“且以深情共白头。宝贝,生日快乐。”

“砰——”

她的心脏被玫瑰炮弹准确击中,扑通扑通炸开,数千万朵玫瑰从心尖落下,下了一场灿烂而盛大的玫瑰雨。

刚侧头,一个柔软的吻落在她脸颊,温峋依旧躬身和她对视,漆黑眸底映着嘴角弯弯的她。

许星垫脚,“啾”一下,亲在他唇上:“我好喜欢这束花!比我的菜名好,哈哈哈哈。”她牵着温峋进屋,“央求他,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嘛!”

温峋拒绝:“说了只说一遍,不许贪心,没有第二遍。”

她刚想哼唧着撒娇,让他再说一遍,就看见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小蛋糕,是一座粉白色小火山。

小火山喷发了,白色的岩浆覆在粉色山体上,顶上炸开一朵白色蘑菇云,蘑菇云上嵌了小星星,中间是温柔的暖黄灯光。

温峋换鞋,她盯着小火山看了好久,越看越喜欢。她凑到温峋跟前问:“这个呢?是什么意思?”温峋抬眸睨她一眼:“没意思,纯好看。”

许星缠着他:“我不信!我不信!肯定还有含义的!温峋,你说嘛说嘛~”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故意叫他,“温峋哥哥,我想听,我想听!”

温峋大掌按住她的脑袋,带着她把小蛋糕放进冰箱。把冰箱门一关上,就朝厨房走,话音里藏不住的笑,“外婆,你休息吧,我来做饭。”

杨萍萍笑着说:“小峋回来啦,大过年的,还跑任务,你休息一下,我来弄就行。”

温峋挽起袖子,戴围裙:“钻进钱眼里的小馋猫刚刚点了一桌暴富餐,我来做。”

许小馋猫还不忘蛋糕的意义,缠着温峋进厨房,被温峋按住头一转,推出去了:“别瞎捣乱,去陪外婆。”

许星:“……”

一家人在外面的烟花爆竹声中吃年夜饭,许星舍不得切小蛋糕,实在太漂亮了。

上面的蘑菇云是棉花糖做的,一点也舍不得挖,小星星也舍不得拆,她求助地看着温峋。

温峋被她看得无奈,只得说:“下次给你做比这个还大的行不行?”

许星讶异,问:“这是你自己做的?”

温峋“嗯”一声,把嵌着星星的棉花云拆下来放边了,然后握着许星的手切开小火山。

他边切许星边碎碎念:“慢点慢点,切坏了切坏了!外婆,你看他呀!都切坏了!”

杨萍萍笑得可开心了:“过生日嘛,就是要切蛋糕的,切不坏。”杨萍萍摸摸许星的头发,言语间满是怜爱,“祝我们星星新的一岁继续闪闪发光,幸福快乐。”

许星把切下来的蛋糕先递给杨萍萍,乖巧地说:“谢谢外婆,也祝外婆新的一年健健康康,除了体检,不进医院!”

“好好好,不进医院。”

第二块蛋糕,温峋递给许星,又说了一遍:“生日快乐。”

许星接过,眼巴巴看他,又撒娇:“温峋哥哥呀,真的真的没有含义吗?你亲手做的小蛋糕呢。”

温峋的嘴,比石头还硬:“没有。”

许星一下撅起嘴巴,可怜兮兮的。

温峋没忍住笑一声,敲敲她的额头:“乖乖吃饭,一会儿给你发红包。”

“哦……”

温峋举起酒杯,说:“除夕快乐。”r>
许星和杨萍萍和他碰杯,笑声暖融融:“除夕快乐!”

吃完年夜饭,许星想去楼下和小朋友一起玩仙女棒。温峋把她裹好了,给她带上围巾,耳罩,手套才牵着她下楼。

他买了一箱仙女棒,全是给她放着玩的。

点了火,仙女棒在夜色里炸出一朵朵漂亮的花,许星双手举着晃,让温峋给她拍照。

由温峋掌镜,许星一点都不担心会把自己拍丑,毕竟在成为温总之前,他还是一个对自己很严格的,审美在线的纹身师。

温总看着他家姑娘在雪地里玩仙女棒,玩着玩着故意去没有仙女棒或者已经玩完了的小朋友边上炫耀。

“哎呀,你没有了呀。”她得意洋洋,“我有!有一整箱,我男朋友给我买的。”

小孩眼巴巴看着她。

她笑得异常可恶:“但我不给你!”

小孩:“……”

小孩哼唧一声:“你走开!我才不要和你玩!”

温峋简直没见过比许星还幼稚的小孩,又无奈又觉得她乖得过分。

忍不住叫她:“星星!”

“嗯!”

许星转头,看见他张开双臂:“过来,抱抱。”

她举着仙女棒,一路朝他跑去,撞进他怀里,双手环住他脖颈,小心翼翼举着仙女棒,笑得明媚开怀。

温峋低头,亲亲她的唇瓣,蹭蹭她鼻尖:“这么开心?”

许星觉得不够,仰头去寻他的唇,“啾啾啾”亲了好几下,又问他:“温峋哥哥……”

刚叫出口,温峋就知道她想干嘛。

他忍不住笑,在她耳边说:“这么聪明,自己猜一猜。”

“猜不到,猜不到嘛!”

温峋叹息一声,说:“宝贝,我很爱你。”

许星眼睛弯弯的:“我知道啊。然后呢?”

然后……

然后某天晚上,趁他去洗澡的时候,许星在他的备忘录里找到了。

——爱意如火山喷涌,岩浆滚烫,纵使经年,依旧如初。

看到这条备注,看见这个蛋糕草图的瞬间,她眼眶滚烫。

好吧,没有人比痞帅的,不总是说表白的话的温峋更懂浪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