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三十一章
此时季家大院到处都是火光和呐喊声,妇女和孩子的哭声更是响得到处都是,喊杀声也到处都是。



“你们几个再坚持几下,那小子的灵力就要消耗完了,等我解决了这娘们和小白毛畜生。”领头的黑衣人,击退小白的一次攻击后,转身朝那几个黑人喊到。



那几个黑衣人一听,更是提起了精神,杀招频出,林九反而被打的手忙脚乱。



季秋海一着急,吐了一口血在空中,左手画诀,那口血嗖的就飞进了蓝色小剑,瞬间小剑变成一把六尺上的大剑,血红色的大剑,用力朝那黑衣人刺去,黑色光盾瞬间被击的粉碎,黑衣人赶忙又拿出一张符箓,眼中尽是不舍,但也还是祭了出去,火球和那血红色大剑撞在一起,火球消失,大剑粉碎,但是撞在一起的灵气波浪,还是把黑衣人吹得倒了下去,小白趁机一爪打在那黑衣人的脸上,而黑衣人伸手一掌打在小白的腹间,小白被击飞到季秋海的脚下。



“啊.......你这小畜生,我要将你剥皮抽筋,啊......我的眼睛”黑衣人脸上蒙着面巾被小白打掉。一只眼睛也血肉模糊。



“季山。你......你为何......你没有失踪?”季秋海一下就认出了这领头的黑衣人,正是之前说失踪多时的堂哥季山。



“你认得我?”季山一个诧异“哦,原来是我那小杂种妹妹啊,这么多年不穿女装,哥哥我竟然没有认出来,不错,现在长的越发标致了,还有筑基初期的修为,我到是突然不舍得杀你了,待我将你那小情郎千刀万刮,哥哥我定要好好折磨你一番”



季秋海被季山这一通话一激,又吐了一大口血,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哼,强行用精血提升法器,尝到反噬的滋味吧,是不是很不好受?等我们清洗了季家这些垃圾,就是一个全新的季家”



“你们......你们就不怕遭到报应,他日有何颜面去见季家的列祖列宗?”



“见列祖列宗?那也是你们这些垃圾去见,我们有了灵兽山这东境第一大宗的庇佑,日后有的是修行资源,境界提升,寿元增加,见不着列祖列宗了。”



“灵兽山。你们背叛百山宗,投靠灵兽山,姑姑和我师父知道了,是不会饶过你们的。”



“别提你那百山宗了,这么多年了,他们除了让我们季家上缴灵石,何曾给过我们季家帮助,季家早就已经没落了,看看我们灵兽山,我一个刚入门的人来执事,就赏了三道上品符箓,这是何等的大手笔,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你那情郎灵力快要枯竭,我且送他一送。”



季山话音刚落就到了林九身前,一掌打出。嘭的一声竟然打在了季秋海的护体光罩上。季秋海竟然用身体挡在林九身前,季秋海凄然一笑,嘴角又流出一口血来。

黑衣人一看打在了季秋海的护体光罩上,就要撤掌再来,而林九也赶忙朝季秋海身边闪去。



此时季山却发现自己无法撤掌往后,手掌竟被吸附在了季秋海的护体光罩上,季秋海右手握着那颗极品灵石,凌空而立,头发四散的无风飞舞着。



“你......你这是什么法术?”季山既然有一丝害怕,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无法运转。



周围灵压越来越重,林九试了几次都无法闪身到季秋海身边,他知道季秋海想要干什么,他要阻止她。



“小白,快。”林九突然想到小白还在地上,它是筑基后期的境界,自然不怕季秋海的灵压,小白听见林九的喊声,费力的站了起来,一个闪身就到季山面前,季山此时无法运转灵力,面带惊恐的看着小白。



小白毫不犹豫一爪穿心。季山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季秋海的法术也到了最后阶段,小白来不及转身打断,就被季秋海周身散发出的灵力给击飞了出去,方圆百丈被灵力击的粉碎,只余林九和小白被击昏后落在了地上,季秋海也身子一软,掉在了地上,冲天的白色光柱一闪即逝。



林九和小白落地后,短暂的昏迷一下就都醒了过来。林九已经没有灵力闪身,直接跑到季秋海身边,把季秋海抱在怀中。



“师姐,你怎么样?”林九着急的喊到。



只是季秋海脸色煞白昏死了过去。



林九已经发现远处有两个人在快速朝他们这个方向闪来。



“小白,走”林九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极品灵石塞进了小白的嘴里,小白变大身形,林九抱起季秋海,又一把抓住掉在地上季山的两个储物袋翻身上了小白的身,小白身影一闪就朝林子外跑去。



小白背着林九和季秋海两人一路朝东境的海边跑去,身后追的两个人估计也只是练气后期的修为,虽然飞的不快,但是距离还是在一点点的拉近,小白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但毕竟不是飞,是靠灵力支撑着飞速奔跑,自是快不过后面追的两个人太多。



林九关切的看着怀中的季秋海,此刻她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她所用的那个法术,正是每个百山宗内门弟子出去执行任务时所必须学的法术,林九虽然不会,但是也听孔炎他们几个提起过。那是强行消耗体内精血,来瞬间提升自己灵力的霸道法术,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



三日过去,身后追着的两个练气期弟子早已没了踪影,估计已是灵力耗尽,而之后赶来了一个筑基期的黑衣人还在身后追着,他踩着一把飞剑,速度很快。



季秋海这日轻咳了一声,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自己在林九的怀中,竟然轻轻的笑了。



林九感觉到了怀里季秋海的动静,低头看着她“你醒了?”



季秋海艰难的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看那身后快要追来的黑衣人,费力的从储物袋里拿出那把扇子,变大后祭到空中。



“你怎么还乱用灵力。”林九着急的说到。

季秋海不说话,轻轻的拍了拍身下的小白,小白一看空中的飞着的扇子,知道了季秋海的用意,蹭的一下就跳了上去,右爪往那扇子上一按,把体内的灵力注了进去,季秋海也撤回灵力的控制,再一次昏了过去。这扇子有了小白这筑基后期的修为控制,嗖的一下就快速飞了出去。



“真是醒的及时啊,再晚一会就被追上了”林九唏嘘的说着,他之前就想拿季秋海储物袋里的飞行法器,但是打开袋子的灵诀他不知道,因为季秋海身上的袋子不是季家那种下品法器的袋子,只要注入灵力就能打开,她身上带的是百山宗给内门弟子分发的上品法器,是要有打开袋子的灵诀才行,除非境界高过袋子主人太多,可以直接强行用灵力打开,否则是打不开的。而灵诀跟口诀是不一样的,口诀还要念动,在遇见危险时不能及时拿出袋子里的法器,可是灵诀却是灵识一动,袋子就能打开。



身后那个筑基期的黑衣人也不知道是筑基期哪个境界的修为,刚开始被小白拉出一段距离之后,又被他追了上来,小白消耗着极品灵石的灵力,此时林九也慢慢恢复了体内的灵力,运转灵力到手掌,一掌就拍在了扇子上面,多了林九这微末的练气后期灵气,扇子又加快了些速度,把那黑衣男子甩在了身后,而他们也飞出东境大陆,到了无尽之海,小白不用林九说也知道,要赶快到那小岛上面,因为那里有法阵。



这扇子定是没有沐菲菲的黑船飞的快,小白的修为也没有沐菲菲的修为高,林九焦急的打坐恢复灵力,又看看了身边的季秋海,还是昏迷的样子,后面那个筑基期的黑衣人早没了踪影,刚开始可能那黑衣人也手握灵石,补充着体内的灵力,但是毕竟那黑衣人没有极品灵石这种珍稀的东西,而一个普通的筑基期修士又会有多少灵石,所以这几日不见他紧紧的咬在身后,但是林九总觉得那黑衣人就在遥远的身后一直在追着他们。



小白这时干咳一声,把嘴里的那颗灵石吐了出来,上面已经没有了一点灵力,林九毫不犹豫从腰间的储物袋又拿出了一颗,小白看了也是想都没想又咬在了嘴里,虽然它脸上已经有了疲惫的神情,但还是苦苦的坚持着,毕竟当初沐菲菲是结丹期的修为,已经修成神识,自是能应对这长时间的,吸收灵石灵气再炼化成灵力控制黑船。



几日后林九算着距离已经离那无名小岛没多远的距离了,小白终于是坚持不住,趴在了扇子上,无奈的看着林九。



林九摇摇头说“没事,你都尽力了,先休息吧,让我来。”



说完扭头又看看昏迷不醒的季秋海,她的状况更是糟糕了,面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了,气若游丝。



然而却在这时,身后远处的天边一个黑点正快速的朝他们飞来,林九一看心中一惊,结丹期。



小白似乎也发现了危险,挣扎着起身,想要继续加快扇子的速度。但是试了试还是摇了摇头又趴在了扇子上。



林九那一点点灵力扇子根本就飞不了多快,而且体内也已经快要耗尽了。



就这么一分神的功夫,那黑点已经追了上来,而且都能看见后面那人的面容,一个短须黑面老人,一身灰衣,眼中尽是不屑的神情,那灰衣人突然一个加速超过了林九他们,挡在扇子前。



那灰衣老者看了一眼扇子上的两人一狐,把眼光落在了小白嘴里的那颗极品灵石上。



“怪不得,我还纳闷呢,这一直飞着不停的原因在这呢,好大的手笔啊。”



“哼,非要赶尽杀绝吗?”林九冷冷的问到。



“不错,不能走漏了风声,这样百山宗问起来,我们只说是季家自己内讧,与我们灵兽山无关”



“那季家就不怕秋海的姑姑回来找他们算账吗?”



“哈哈哈,是这姑娘的姑姑,就不是我那徒儿的姑姑了?”灰衣老者伸手一指躺在扇子上的季秋海。“你们只要消失在这天地间,那发生什么,她季仙姑又怎会知道呢?”



林九握紧了拳头瞪眼看着这灰衣人。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待我将你和这女子挫骨扬灰,收了这无主灵兽,再用这极品灵石冲击下瓶颈,真没想到啊,这么多意外收获,哈哈哈”



“你想的还真美啊。”突然间凭空传了的一句话,让林九和那灰衣人都愣在了原地了。



“谁?谁在说话?出来。”那灰衣人扭头看看四周,神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这话音仿佛就在耳边,却是连人都不见一个,神识四散出去也是没发现一点端倪,怎能不让他害怕。



没有回音,那灰衣人正准备再开口,却嘭的一声脑袋直接炸了开来,本来凌空而站的身体没了头颅,就掉进了海里,一个结丹期的修士,根本就没有遇那说话之人照面,就这么死了。



林九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小子,我在岛上等你”之前说话那人,这时才又说了一句,不用想也是说于林九听的。



林九想了想还是控制着扇子朝那小岛飞去,毕竟这人能杀了那结丹期的修士,而自己这练气期,连捏死只蚂蚁都算不上了,而且听那说话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女人,但是肯定不是沐菲菲,而且林九他现在离那小岛还有很远,他即便是不知道结丹期修成的神识能覆盖多远,但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这么远,林九估摸着自己现在离那小岛还有上千里的距离呢。



林九操纵着扇子慢慢的往那小岛飞去,岛上那女人能进法阵,就肯定是跟沐菲菲有关系的人,只是为何不是菲菲来找自己?林九很是纳闷。



“小白,你有没有好一些,要是好了就让扇子飞快点,咱们赶紧过去,那岛上估计是个前辈,看能不能救一下师姐”

小白点了点头,帮林九一起加快扇子的速度。



终于在海天交接的地方看到了那颗小黑点,小白和林九早已是累的精疲力尽。



到了小岛跟前,林九刚要拿那灵牌,却发现岛上的法阵已经没有了,洞府的那棵大树被移到了一边。林九想了想还是抱起季秋海朝那洞口走下去。



进得石室内才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兜帽长袍的人正盘膝坐在床上,那人脸前有一层黑色薄雾,看不见长什么样子。林九把季秋海放在打坐的垫子上,转身对那黑衣人躬身行礼。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罢了,你成就菲儿人身,这情就算还了。日后你与她再无半点关系”



“您是菲菲的奶奶?那菲菲现在在哪里?”

“她在哪里我不能告诉你,你也别想再见她,她也不会再见你”



“为什么?我跟菲菲是两情相悦,她是我的妻子,求你告诉我她在哪里,菲菲是不是被你囚禁在冥界了,我......我要去救她”

“住嘴,她是冥界的少主,未来的冥王,你一个练气期的下人,连筑基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跟她在一起,若不是老身答应她来救你的伤,还了你那恩情,老身才懒得让我这分身走一趟,刚才又正好救你一命,便不用与你治伤了。”



“冥界少主?未来的冥王?”林九一时间失了神,坐在了石凳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九想了想之后坚定的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何面貌的长辈咬牙说到“我不管她是什么公主,还是什么冥王,炼气期又如何,结丹期又如何,我对菲菲是一片真心,日月可鉴,我失去体内至阳,落得跟凡人一样之时,也不曾有过一丝后悔,我苦修几十年毫无进展,身子一天天老去,也不曾又一句怨言,我只想在活着的时候能跟她在一起,您是她奶奶,我尊敬你,但是即便是您也不能阻止我跟她在一起,他日我踏破冥界也要找到她,将她带走”



“哼,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们人族的男子向来都是始乱终弃,你刚刚怀里抱着的不就是别的女人嘛?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是在下的师姐,奶奶你误会了”



“误会?她可是为了救你,连命都不要了,强行用精血提升自己的灵力,如今遭到反噬,命不久矣啊”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分身到了这洞府,看到你给菲儿留的信件,就用神识找到了你,若是那晚你喝醉之后抱着你那师姐做下对不起菲儿的事,我当时就会让你和刚才那灰衣老者一样,神识海爆裂而忘。”



“抱着师姐?那桑果酒也真是厉害,我又多喝了几杯”



“冥王令该还给我了吧?”菲菲的奶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林九默不作声,从储物袋里拿出了冥王令,递了过去。



沐菲菲的奶奶一伸手,那冥王令就飞到了她的手中,接着只见她另一只手伸手一点,那冥王令飞到空中,自己慢慢的打开。



“这里面的残卷呢?”



“残卷.......残卷在这里......只是多了一张。而且两张还合在了一起,怎么也扯不开。”



“多了一张?快,快让我看看”菲菲的奶奶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林九面前。



林九从储物袋里,拿出那两张残卷,递了过去。



沐菲菲的奶奶拿着两张合在一起的残卷,也不见她有何动作,那两张残卷竟然被分开了,她一手拿一张,那残卷上面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字迹,林九看了过去,发现自己看的字迹还是那样,也就没再仔细的看的。



而沐菲菲奶奶的两只手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沐菲菲的奶奶松开两手,那两张残卷竟然嗖的一下又合在了一起。飘到了林九的面前。



“这......这是为何?”



“你收起来吧,残卷只要合在一起,谁把它们合在一起的,就会一直跟那人在一起,除非那个人死了,合在一起的残卷就会分开,然后再消失,不知道会遗落在哪里。”



“那奶奶你刚才不是已经给分开了?”

“那是我用灵力扯开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只是想看看两卷合在一起后新变化的内容”



“哦,原来是这样,那这残卷一共有多少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你不知道?”



林九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也好,是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只知道一共有八张”



“八张?”



沐菲菲的奶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要是其他那几张的主人,也得到两张,给合在一起,是不是我就只能杀了他,再去重新寻找呢?”



“其他人合不到一起的,只要有任意两张已经合在了一起,那么其他人的就只能是一张一张的残卷,放在一起也合不到一块,也就是说那天你贸然把两张残卷合在一起,其他人的就不可能再合在一起了,只能跟你这两张合在一起,变成三张,四张,即便是八张全部合在一起,你死了也还是会消失,分散开来,遗落在任何一处角落”



“好了,你还我冥王令,又让我看了两张残卷的新内容,为了谢你,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想好了再说,除了让你见到菲儿这个要求”



林九看着眼前这个看不见容貌的老人,低头想了很久,才抬头看着她说“你能救救我师姐吗?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看着她死。”



沐菲菲的奶奶点了点头说“知恩图报,你小子还算有情有义,我可以答应你,还有既然老天让你把残卷合在了一起,那么我还可以答应你,若是有朝一日,你能结出元婴,我就让你见到菲儿。”



“奶奶你说话可算数”



那黑袍老人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转身看着地上的季秋海,右手慢慢伸出,手心朝上,只见这石室内的灵气骤然间往她的手心涌去,慢慢的汇集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老人慢慢的把光球送进季秋海的腹间灵海。



“我以驱除她灵海里精血反噬的力量,这是一瓶养元丹,每日喂她一颗,三日后就能痊愈,境界不会损失,只是会损失些本元之力,也就是日后渡那结丹天劫时会多分凶险,没办法,消耗精血提升修为,本就是伤敌伤己的下等法子,剩下的养元丹你自己留着吧,日后受伤时可以用来疗伤,切记不可让她多吃,不然反而有害”说完她手中多了一个小玉瓶递给了林九。



林九伸手接过,躬身行礼。



“还有,我听菲儿说,你体内有她的至阴之气,留在你身体里也无大用还是让我取走得了”老人看着林九说。



“能取走最好,这东西可是折磨死我了”林九大喜过望的说到。



老人也不说话,伸手一指那石床,林九赶忙到那床上盘膝而坐。老人等林九坐好后说“可能会有一点疼痛,你忍耐一下”

林九不说话,点了点头。



老人伸手变掌为爪,凌空照那林九气海一抓。



结果林九气海里的那个圆球上,灰色的那半边,八根光链一闪,老人伸手一抓的灵力竟然被挡了回来,林九哎呦一声捂着肚子,疼的脸色刷白,直流冷汗。



“玉虚八卦链。”老人惊讶的说到“那老头在哪?快告诉我。”跟着就是一个闪身到了林九面前,一把掐住了林九的喉咙,白白的手掌用力掐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