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贯书院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六十一章
三人都感到有些诧异,这么大的石塔不建在山谷中,或者说建在山顶,怎么建在一个大山洞里,从通道中出来之后是一个小平台,一道蜿蜒向上的台阶通到对面的一个小广场上,石塔就在那小广场的正中间。

张强扭头给了林九一个询问的眼神,林九点点头说“张师兄小心些。”

张强扭头踏上台阶开始往上走,郭力和林九紧紧跟在他身后,原本以为会有机关的台阶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青石板铺成的小广场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张强抬头近距离的看着这石塔一共七层高,这石塔的样式很古怪,一共八个面,而且每层的大小都是一样,最上面也是个平顶。

最下面的一层石塔,此刻石门大开,里面亮着光,似乎是油灯。

“走,进去看看。”林九抱着小白,朝石塔的大门走去。

整个一层石塔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正中间有一个跪着的人形灯柱,双手举过头顶捧着一盏明灯。林九好奇的围着这个石柱转了一圈,看出来是个是女子的身形,只是看不清楚样貌,几丈大小的空间一眼就能看的过来,只在右上角的地方是一个向上的楼梯。

林九想都没想就朝那楼梯走了过去,郭力和张强一看一楼什么也没有就也跟着过去。

到了二层就不是空荡荡的了,这第二层是八盏明灯,在八面墙壁上,正中间是各式各样的白玉架子,上面放满了各种玉简,但是每个白玉架子都散着哟哟的白光,看来每个架子上都有禁制。

“林师弟?”郭力惊奇的喊了林九一声。

“姓修的那老头没动?”张强也好奇的说着。

“好不容易进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但是这禁制不知道威力如何。”林九走到二层中间,看着六个白玉架子,然后抬手朝其中一个架子,打去一道灵光,只见那白玉架子上的法阵,连晃动都没有,只是白光一闪就轻松的挡下了林九的攻击。

“怎么样?”郭力好奇的问到。

“很强,估计就是算上小白也不好破除禁制。”林九皱眉说到。

“怪不得那老家伙一个没动,可是放着这么多玉简不拿,我这也心里痒痒,万一有雷公他老人家的功法呢”郭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玉石架子。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有幻术,张师兄别盯着架子一直看。”林九大喊一声,闪身到了郭力身边,把郭力转过身面向墙壁,不让他再看向那六个白玉架子,然后让小白用神识震慑了一下郭力的灵识海,郭力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妈的,差点着了他的道。”郭力生气的说到。

“没事,小心点就是了,只是简单的幻阵。”林九安慰着说到。

“可是这阵要怎么破呢?”

“我想应该是和这墙壁上的八盏灯有关,只是我还没想到破阵的思路。”林九看着墙上的八盏等说到。

“何以见得?”张强走到林九身边问到。

林九笑了一下说“很简单,你看这八盏灯火的灯芯。”

“石头?”郭力好奇的问到。

“不错,正是石头,但是能发出像灯火一样的两光,就是靠灯座下的这条线,每个灯座下的线都是沿着墙壁到地板,再到中间交织成一个法阵,而这六个玉石架子就正好在法阵当中,法阵的力量保护着架子,架子作为阵脚给法阵循环着力量,这样灯就一直亮着,法阵就一直工作着。”

“林师弟,你这阵法学的可以啊。”郭力兴奋的说到。

“那要怎么破阵呢?”张强好奇的问到。

“应该跟乾坤震巽艮离坎兑有关,郭师兄等下你去这个灯下,张师兄你去找个灯下,我说开始你俩就用灵力隔断灯座下的阵法线,如果成功就马上换下面的灯座,分别是这个和这个。”林九一边说着,一边给他们两个指出位置。

“好了,记住了。”“没问题了。”郭力和张强点点头说。

“好的,那你俩站好了,准备,开始。”林九看俩人站好之后,下达了开始的命令。

郭力和张强分别用灵力挡住了灯座下的那条法阵线,约莫一盏茶之后,那灯座上的灯光,晃悠着闪了一下,郭力和张强一看成了,兴奋的没等林九交代,就把灵力转向林九交代的另外两处位置。

而二层正中间的白玉架子也跟着闪了一下,白色的光阵明显变暗淡了很多。

半个时辰之后最后两道阵法线也被郭力和张强阻断,白玉架子上已经变淡的阵法在闪了两下之后彻底消失,白玉架子瞬间也变成了石头架子,而本来看着架子上满满的玉简,此时每个架子上只剩下了一个玉简。

“我靠,还有这么坑人的。”郭力非常沮丧,忍不住骂了一句。

林九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微微一笑,走近架子拿起一个玉简放在额头。

“这个是阵法,有很多,有防御的有攻击的,还有各种幻阵什么的,估计是雷公多年研究的阵法和心得。”林九说完把手中的玉简往外一递。

张强摇了摇头说“我这脑子算计不来这个,要破还是蛮力来的痛快。”

郭力也摆了摆手说“我这寿元不多了,其实这些都看不到眼里了。”

林九没好气的一笑说“那我收起来了啊。”

张强和郭力都点了点头。“赶紧看下一个是什么。”郭力催促着林九。

林九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另一个玉简,这次在额头放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

“这里面是一个丹方,但是上面好多药材我都没有听说过,只知道这丹方的名字叫玄灵丹,是帮助结成元婴的丹药。”林九说完,没有把玉简递出去。

“玄灵丹,我滴天啊,这丹方失传好久了,要是能帮助结成金丹的丹方该多好啊。”

林九知道这东西张强肯定不会要,但是郭力也是觉得鸡肋,因为进塔之前他们三人商量过,若是遇见宝物就平分,这六块玉简,自己只能分到两个,若是要了这丹方,就只剩下一个玉简的份了。

“这玉简都下了禁制?”郭力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不错,都只能看个大概,重要的部分都下了拓印禁制,一旦拓印就是粉碎,郭师兄可以检查一下。”林九说着把玉简递了过去。

郭力摆手笑着说“不必了,不必了,林师弟我还是信的过的。”

“那好,这里修为属我最低,我就妄想一次,留下这玄灵丹的丹方,说不定将来能用的上。”林九笑着把丹方放进了储物袋。

跟着就又拿起一块玉简放在额头,看了看说“这个是一个炼器的玉简,里面是一件防御性的法器,若是按玉简上说的能练出一个极品防御法器。这件防御性的法器据玉简上说雷公一直用到了留下这枚玉简,准备渡那飞升之劫。”

郭力想都没想就说“这个能不能给我。”林九看了看张强,张强点点头,他正修炼炼体的法门,而林九本身就有龙纹伞,所以两人都不是很感兴趣。

郭力接过林九抛过来的玉简,放在额头看了看之后,兴奋的收进了储物袋里。

跟着林九又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玉简,放在额头,只是放上之后林九咦了一声,又放回架子,从旁边的架子又拿了一个,也是放上额头之后,就又放回了架子,最后一个拿起来一试还是。

“怎么了?空的?”张强好奇的问到。

“不是空的,只是我看不到玉简的内容。”林九说到

“怎么会这样”张强说着就走过来去拿架子上的玉简。

林九挡了他一下说到“你拿你也看不见,这三个玉简都被下了禁制,只有用自己的精血,抹了上面的印记,或者是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放在体内用丹火炼化之后才能看见上面的内容。”

“那丹火一炼化不就成了自己的。”郭力问到

“不错”林九点头说到。

“那这怎么分,若是用精血摸了印记,玉简上有拓印禁制,自己没用不白费力气吗?”张强说到。

“那就看命咯”林九说着指了指玉简“我拿了两个了,这三个郭师兄拿一个,剩下的两个是张师兄的,应该会有一个是雷公的功法。”

“那郭师兄先拿吧。”张强说到。

郭力犹豫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眼睛一闭随手拿了一个,把玉简祭在空中,凌空写下法阵,包裹着玉简,然后从手指滴出一滴自己的精血,那玉简红光一闪落了下来,郭力赶忙用手接住,放在额头,一小会失望的把玉简放进储物袋里。

“不是功法?”林九好奇的问到。

“是一种雷遁法术,需要有雷电法力才能释放的一种遁术,按玉简上的说,若是雷电法力够强,这个雷遁术能一下遁出很远。”

“你的玉简是什么?”林九扭头问张强。

张强拍了拍储物袋说“没看。”

林九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为什么不看?”郭力好奇的问到。

“我现在有修炼的功法,这炼丹的炼器的阵法的法术的都有了,不用想剩下的两个都是功法,我若看了忍不住要跟着修炼,那我之前刻苦修炼的功法不是白费了。所以就不看,免的心烦。”张强转身朝往三层去的楼梯口走去。

“那张师弟你卖不卖,我可以用灵石和你想要的宝物交换。”郭力赶忙追上张强问到。

“不卖,不换。”

“张师弟再商量商量吗”

“张师弟......张师弟......”

林九看着二人向楼梯上走去,笑着摇了摇头也闪身跟了过去。

林九走上三层石塔之后,看到二人站在入口处左顾右盼,才发现三层中间空无一物,头顶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温和的光线把三层全部照亮。

林九沿着他俩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原来八面墙上花着八副精美的壁画,林九简单的看了一圈找到了属于第一副的那面墙,整片墙上是一个仙气袅袅的群山门派,一个瘦小的少年跪拜在门派大殿外的广场上,周围围着很多门众,有凌空而立的长辈,还有站在地上的一众门人。

“雷公这拜师仪式够隆重的啊。”郭力走到林九身边感叹到。

“何以见得?”林九不解的问到。

“那是你不清楚这个天雷门的门规,只是话说回来,这雷公所在的门派是中土大陆的大门派,为何会把飞升前最后的洞府留在荒古群山呢?”郭力看着壁画说到。

“天雷门?拜师仪式不都是这样吗?”林九不解的问到。

郭力抬手一指壁画的上端“看到这了吗?”

林九看向郭力指的位置,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轮廓影子。

郭力看到林九不解的表情解释说“你当年拜师的时候,老祖也出来参加仪式吗?”

林九摇了摇头“或许天雷门就是这样呢。”

“不是的林师弟,那是因为雷公这人最起码是一个有灵根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有雷灵根的人。”张强也走过来说到。

“哎,这就对了,看来张师弟也很清楚中土一些门派的做法啊。”郭力赞同的说到。

“哪里,只是家母曾是中土人士。”

“在我看来这雷公绝对不止是只拥有灵根的人,而是很稀有很稀有的雷灵根之人。”

“那又怎么样?”林九不屑的说到。

“你看第二幅就知道了。”郭力指着第二幅壁画。一个单独的山峰,雷公站在山顶,天空中是一片乌云,翻滚着的雷电不断击打在雷公身上。

“这是?”张强问到。

郭力看了他一眼说“这是结丹天劫,而你们看雷公的样貌只是长大了不多,也就是说他修炼的速度进步神速,练气和筑基都懒得展示和记录,而且是这么年轻的情况下就已经到了结丹期。”

虽然修士进入筑基期后可以用灵力修复衰老的躯体,但是还不是真正的长生,这壁画上的雷公在结丹期的时候确实比刚拜入门内的少年样貌年长不了多少,由此可见有灵根的修士,真的是得天地之造化的修行强者。

林九接着把目光转向了第三幅壁画,整幅画是飘渺的白色灵气背景,一片灿烂的桃花林里,站着两个修长的身影,男的是雷公,此时的他已是青年模样,旁边的是个白衣女子,黑色的秀发垂在腰间,只用一根紫色发带装饰着秀发,依靠在雷公的肩头,一脸幸福的模样,只是隐藏在秀发中的双耳是尖尖。

“张师兄你看到了吗?”林九轻声问到。

“是我们狼族的,应该是白狼族的前辈。”张强看着林九说。

“我想我知道为何把最后飞升前的洞府留在荒古群山了,这里离白狼族所在的荒古丛林就没多远了。”林九感慨的说到。

“不错,虽然我们狼族在整个妖族的领地不算太大,但是靠近荒古群山的正是白狼族的领地,不过我却从来不没听说过,白狼族有化形的女前辈。”张强又看了看壁画说到。

林九继续看下一副壁画,这副画就很简单了,是一个黑色大山,靠近山角的地方有一个诺大的大门,雷公和白狼族的那名女子两人就站在大门面前,一脸虔诚的神态,林九看不出这副画有什么意思,就准备看下一副壁画,可是刚扭过头林九就如雷击般一动不动,快速的扭头又看向那个画着大门的壁画,林九激动的还特意又往前走了两步。

张强发现了林九的异常,特意走到林九身边问到“怎么了?哪里不对?”

“这大门,这大门跟银龙山脉里的那个,一模一样,只是所在的山的样子和位置是不一样,这大门难道在别的地方还有,那么又是谁建造的呢?”林九慢慢的说着。

张强仔细的看了看壁画说到“不错,跟那地底的大门是一模一样,可是会不会因为雷公想要更清楚的表达这个大门,才把位于地下的大门画到了山脚处。”

林九摇了摇头,指着壁画说“应该不是,第一这山的样子就不像银龙山,二是这二人都是凌空而立,因为脚下有淡淡的祥云,如果是银龙山,整个南境是没有灵气的,那么在银龙山的大门口他俩也没有能力可以凌空而立,这应该是另外一处地方。”

“那会是哪里了?”郭力也好奇的问到。

“这个暂时还看不出来是哪里的山,以为多加留意就是了。”

林九说完看向另一面墙上的壁画,整个画面都是阴沉的黑灰色,有七个人围城团,都在伸手朝中间的一页册子伸手,

林九看到这里就明白,他们要的就是他小心收藏的那两张残卷,没想到这壁画上又出现了一张,只是最后这七个人都没拿到,因为壁画的上半部站着一个蒙了面的黑袍人,两侧肩上是两个骷髅头,双眼冒着蓝光。周身散发着灰色的灵光,黑色长袍的角落写着一个冥字。

难道是冥王令里的那张?林九心里暗暗的思考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